人間異語:賠錢當老闆 維持虛榮假面

出版時間:2014/01/29

Q:為什麼這麼看不起你的工作?
A:不會有人立志當保全,大學也沒警衛系,大家都是沒辦法才來做這行。連開計程車都要本錢,但保全不用,也不需要專業,只需良民證就可以。通常工廠保全還歸總務管,亦即是等同於掃把、垃圾袋跟文具的貨品類,所以保全常被修理。一般居民也覺得社區花幾10萬請保全是浪費,所以對我們極盡之刁難。你做再好也不會出人頭地,頂多做到業主欣賞你,但也不會加薪,而且簽約時間到了,就為了我們時薪多5元,就把我們換掉。來做保全,我覺得是我人生的污點。

媒體待過 曾經風光

我成大畢業,原本在汽車雜誌社當主編,為了做好主編,我焚膏繼晷,開拓了市場,雜誌也辦的不錯,後來,其他雜誌還跟進效尤。日本《NHK》記者也曾來訪過我,上電視,那是我人生最愜意的時候。沒想到老闆後來賣掉雜誌社,我只好自己創業。那時蘋果電腦剛出來,我自學了很多電腦印刷設計的專業,有10年都在接龐大的印刷完稿案,可是每次認真做完,錢就是很難收回來,錢收不回來,逼不得已我只好轉行。
Q:為什麼沒辦法回雜誌社,繼續受雇於人?
A:當你資深或年紀大,人家只會覺得你應該當老闆,不會覺得你應該來求職;你看老闆或主管也有很多不順眼,所以我寧可在創業路上顛簸。其實我的個性不適合創業,我也沒有強烈的創業慾望,所以創業這10年,說好聽是我當老闆,顧全了面子,其實就是不斷的把我的積蓄一直投進去,滿足一個「我有工作」的虛榮。
就像我弟也在創造一個假的虛榮。他曾是水電小包商,後來景氣不好做不下去,也不願找工作,因為他覺得都是他使喚人,不願被使喚,就在家閒晃10幾年,靠我媽給他錢過日子。別人看他都不用工作,還以為他家有幾塊土地,是田喬仔,最後他也自我痲痹,幻想自己是有錢人,不做事不會怎樣。

當了保全 自我放逐

到最後,我是可以承攬的工作都很難承攬了,沒得選擇了,只好認命去當保全。這些年當保全,我自我放逐,專長越來越弱,已經完全不期盼還能用得上。我想連我唯一的女兒都會覺得我這老爸沒有出息吧。我跟我老婆也早已是假面夫妻了,因為做生意,加上10年前我爸癱瘓,我有錢就拿回去給我媽當安家費,已經都沒拿錢回家給我老婆了,我老婆長年覺得我虧欠她,男人沒錢就沒發言權,我跟她說什麼也都沒用了。
所以,我的人生很失敗。現在我只想多賺點錢。像我休假都去代班,在兩個夜班中間繼續服勤一個日班就是連班,每周連班一次,1個月4周我就可以多領4800,1個月薪水就可以領到36000。我已經54歲了,保全有年齡限制,我能多賺點就多賺點。但這工作薪水只會越來越低。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