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奮起奪回教育權 (祝平次)

出版時間:2014/02/04

馬政府橫柴入灶,不顧程序正義,利用非歷史專業的指定委員,更改歷史課綱,將台灣置入中國的歷史長流,截斷台灣史的整體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前年馬英九已經嘗試過一次,卻礙於引起爭議,也令高中教師反彈,因而暫時擱置。此次又趁學校放假、春節將近,事前不公布委員名單,又在公聽會通知上動手腳,使得關心高中歷史教育的人沒有辦法表示意見。等到委員名單一曝光,才知道完全沒有歷史專業的學者。種種跡象顯示出馬政府傲慢硬幹的態度,和威權時代蔣介石利用教育權來控制政治意識形態如出一轍。

政府擅改歷史課綱

《新華澳報》對蔣介石在1966年於台灣島內推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一事,曾有以下的報導與評論:「蔣中正非常重視『國文』和歷史教育。……島內各級學校都必須開設《生活與倫理》、《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等,重視學生的古文訓練和傳統文化的熏陶。蔣中正給各個學校共同校訓幾乎都是「禮義廉恥」。……蔣中正這些做法雖是打政治牌作文化秀,藉文化復興運動來禁錮島內異端思想,達到其維護統治的目的,但無論如何在復興文化上確實做了不少善事。」《新華澳報》的評論有其文化的立場,但「禁錮島內異端思想,達到其維護統治的目的」的說法,卻一語道破威權統治者的政治目的。
如果對照馬英九一上任就恢復軍中「讀訓」(閱讀蔣介石的著作)、更動歷史國文課綱、讓高中生必讀《四書》,就可知道教育部不顧台灣已經大致達成的多族群和諧,想要藉著執政優勢更改課程內容,高舉大中國主義,以配合中國國民黨的黨國意識形態。然而這樣的黨國意識形態,不正是製造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意識形態嗎?
西德在二次世戰後,馬上就警覺要去除納粹留下的政治意識形態、避免歷史悲劇再度發生,首先就是要建立一個沒有納粹的公部門,不但司法、警察等工作有所限制,教育也是一樣。台灣由於沒有進行轉型正義,所以根深柢固的黨國意識還瀰漫在各階層,尤其是保守的軍隊、警察、特務、司法、教育等部門更是大部分都紋風不動。二次政權輪替後,在馬英九帶領下,這些幽隱的黨國意識又慢慢體制化。這次修改課綱事件,只是其中一個事例。然而,馬英九不顧自己民調低落,仍然抱著這樣的黨國意識形態繼續進行它所謂的「改革」,可以說就是利用民主的弱點要來擊垮民主。

阻止威權思想再起

我們這一代50歲出頭的人,在出國後,每到國外圖書館查看外國人怎麼看待蔣介石的資料時,都不免為我們曾經相信蔣介石是民族救星而訝異;也在發現別人的教育都是在教學生怎麼認識現實後,對自己太缺乏對台灣的認識而羞愧。教育權在現今民主時代,本來就應該屬於大家的。如果,認為歷史教育必須立基於歷史事實的認定、反思與批判上,大家就應該奮起奪回教育權,逼迫教育部從善如流,而不是讓威權統治的教育思想再度在台灣出現。

清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