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台灣仍在被殖民狀態

出版時間:2014/02/07

台灣中學歷史課綱的爭議,非常具象地說明了台灣主體性的想像是多麼虛幻。一個不贊成主體性的總統,加上一群認為台灣不過是另一國家的從屬客體,就可以修改歷史,企圖把台灣閹割後交回祖國爸爸的懷裡。

同種族高壓統治

如果殖民的定義是:某個政治、社會及文化實體無法最終選擇自己的命運,而由別的力量所操控,那台灣就仍處於殖民狀態;不像亞非拉去殖民化並獨立建國的許多國家那樣幸運,台灣從來就沒進入後殖民情境,還在殖民狀態,而這個殖民狀態不是過去式,是現在完成進行式。歷史課綱被「政治正確化」就是台灣仍被殖民的明證,否則哪需要改歷史?台灣可能是地球上剩下的最後一個被殖民國。
殖民的定義不是只有異族統治這一條件,同種族的獨斷式高壓統治也是。從中國對台灣的言行與態度以及國民黨政權呼應中國在台灣做出的種種,意識上還停留在19世紀興起的民族主義理念上;但在21世紀全球化意識的普及下,國家疆界和血緣認同已失去其封閉性的力量,聯合國的運作、國外勢力、商業機制、文化生活與風尚都逐漸滲透進國家原來顛撲不破的強固統治,國家慢慢削弱了有效的統治。主權至上論經過400年的風光已褪色落漆(歐盟),國家於是進入另一階段,在全球大移動和大融合的發展下,國家只能成為一個小單位。這就是所謂的「後國家(國族主義)想像」。
從中國任何時代遷來台灣的外省人,一定要認同、回歸中國嗎?地理大發現後,前往拉丁美洲的西班牙殖民者,多年後回到西班牙以為會受到熱烈歡迎,結果國人對他們很冷淡,這批人失望地回到殖民地,從此認同殖民地,形成了自己當地的遠距離民族主義,不再回頭眺望祖國。

改課綱無聊無恥

國族歷史在全球化「後國家」的國際架構下,市場、資金及資源的來源,都讓國族很難維繫其既有的歷史框架,使人無法再用固定的想像來教本國史;本國史的概念已被跨國史、世界史、全球文化經濟的理念與教課書所取代扭轉;本國史與本國地理都受到重大的衝擊與影響。在這個新「國際觀」的領導下,還在搞改課綱那種小頭小臉、目光如豆的密謀,不但落後陳腐,甚至無聊無恥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