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大稻埕的電影《大稻埕》(石計生)

出版時間:2014/02/11

若不是兩個學生一左一右按住我,其實電影《大稻埕》我看了三分鐘就起身準備離開。消費大稻埕、消費蔣渭水成為空洞重複的口號,It abuses the land, rather than movie. 用三個月拍出破億票房的爛片,實非常人之所為。這個片子應該將大稻埕三個字抽離,因為和歷史中的大稻埕關係不大,空洞且形式化的茶、布、鴉片和蔣渭水都成為廉價愛情和票房吸票機豬哥亮的消費道具,我們完全看不出1920年代有何興盛繁華之處?這片子甚至可改名為豬哥亮遊時空比較恰當,因為票房來源明顯來自對於豬哥亮的笑料反應。
進一步說:導演的深度與心態決定電影《大稻埕》的內容。之前在和導演家人聊天中得知,這是繼《雞排英雄》之後,為了票房市場而拍攝,很怕虧本。為了這個目的討好觀眾,還用老套穿梭時空在賀歲搞笑和大正歷史間徘徊(好笑的是豬哥亮竟說通過郭雪湖的《南街殷賑》畫作穿越時空,是回到昭和時代!),最後弄錯台灣歌謠曲目和誤用蔣渭水時代是必然的。

蔣渭水竟成小跟班

其穿越劇拼貼完全喪失故事情節,用兩個腦袋空空青春肉體廉價的愛情邊緣化真正歷史主體蔣渭水,成為演員豬哥亮的小跟班,褻瀆土地到了極點!在一個不是新劇的時代大演舞台劇,面對被以國民黨常見醜化的亂戴帽子手法醜化日本警察時,竟然突兀唱出《丟丟銅》,還問《望春風》怎麼寫?套一句男主角之一的宥勝說的:「2014年什麼東西五分鐘內都查得出來!」導演拜託你也去Google一下,《望春風》是1933年由李臨秋作詞,鄧雨賢作曲。根本不會出現在蔣渭水的1920年代!
這討好豬哥亮粉絲的歌廳秀笑話式電影,用三個月拍攝出一個啼笑皆非、空洞與化約大稻埕成為一條不是迪化街的迪化街,把蔣渭水搞成被那個追求清國人隋棠的豬哥亮所啟發,而喊出名句「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的台灣人救主,這給2014年的台灣觀眾一個怎樣的歷史?藝旦在總督府旁台北賓館內竟然大唱90年代林強的《向前走》?即使從搞笑電影來看,其無厘頭不能和周星馳系列港式登峰造極搞笑相比,甚至連邊都沾不上。至於藝旦彈唱的是否是北管還是南管根本不重要,因為全部都不是!
老年人比我們有智慧,這電影還沒結束,已經走掉一半。我則和一直跟著我到大稻埕踏查研究的兩個學生,看完帶著憤怒和深深的悲傷離開了戲院。

只顧票房不符史實

這導演擅長運用豬哥亮式台式幽默等小細節觸動觀眾,破億的票房達到其預設賺錢目的,但面對誤用《望春風》、《雨夜花》等台灣歌謠年代的批評,導演竟說自己不是教育部長;面對不好笑批評,竟說這是歷史片!不忠於歷史考察,如此傲慢狡猾面對日治時期的台灣人市街、戰後228發生地的大稻埕,這個與眾不同、傷痕光燦的地方,只顯示導演欠土地一個反省與尊重。
我必須說:人不可能全要的,賣座和大導演間差距甚遠。雖是開始,真正的大稻埕電影還沒發生,我們還在等待賽德克巴萊式的對於這古老地塊認真以對的作品。

東吳大學社會系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