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佔立院是為了救國會(林鈺雄)

出版時間:2014/03/22

立法院長王金平,經台北地院判決其確認黨籍的訴訟勝訴,暫保國會議長一職。同時,由於立法院「只存查、不審查」就讓行政權擅自簽訂的服貿協議闖關,數萬名自發的抗議學生與聲援民眾,史無前例地攻佔了國會的內、外場,局勢越演越烈。

兩者連結,益形荒謬:一個自廢武功、形同廢棄的國會,到底「保住議長」的意義何在?是確認「王議長」保有將立法權概括讓渡給行政權的龍頭地位嗎?還是確認「王黨員」有服膺馬江領導並繼續貫徹黨意的附庸資格?
首先,確認黨籍訴訟,出發點荒唐無比:執政黨也(只)是民間團體!所以撤銷王金平國民黨的黨籍和開除一個獨木舟協會的會員,沒有兩樣。恐怖之處在於,政黨遁逃到私法領域,藉此規避民主國家憲政體制的一切公法監督,視《憲法》為無物。因此,明明是馬英九「總統」片面罷黜「國會議長」的憲政危機問題,藉由「政黨私法化」的掩飾,就被化妝成是一個民間團體會籍的私法爭議而已。於是,《憲法》要求的權力分立與制衡,蕩然無存,一權獨大的行政權霸凌於可有可無的立法權之上。迷戀自身所謂歷史定位的「黨主席」,藉由無遠弗屆的「黨紀」加持,開啟了台灣寡頭政治的新紀元。
兩岸政策中,九趴總統用來對抗七成民意的手法,如出一轍。近年來,各種攸關國家定位與安全、庶民百業和生活的兩岸冒進協商,執政當局先是在「黨對黨、民間團體對民間團體」的私法框架掩護下,暗渡陳倉;隨後又使出「化條約法律為行政命令」的違憲招數,矮化規範位階,概括否決國會審查並規避民意監督。這是寡頭的「到獨裁之路」,也是人民的「到奴役之路」!

部分媒體曲解學生

服貿協議的重要性,無庸置疑。服貿是馬政府執政以來,影響最為深遠的兩岸協議,從台灣定位、國家安全、民主人權到民生百計,牽一髮動全身,所以,國會更有逐條、逐字把關的必要性和正當性。然而,馬政府先是一聲不響地完成所有的黑箱作業,先簽先贏,再勒令國會一字不改地照案通過,強渡關山。更扯的是,儘管服貿協議「國不國、民不民」的基本疑慮未除,但猶如核四爭議一樣,名為「國民」的執政黨立委竟然連審也不審,只奉黨紀、不問民意。說穿了,一來這是「先出生、再產檢」,二來產檢也只准有一種結論,就是健康無虞,三來醫生竟然也配合假產檢。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言以蔽之,人民反服貿,就是要反獨裁、反奴役;學生佔立院,正是為了救國會、救《憲法》。部分媒體把學生佔領說成國會淪陷,根本是倒果為因,是因為國會已經淪陷了,所以學生才要去佔領、挽救。
民主國家常有虛位總統,但獨裁國家才有「虛位國會」。在萬名學生和民眾已付諸行動來守護台灣民主之際,我們要問剛打贏保衛戰官司的「王議長」:在服貿一役,要如何發揮智慧來力挽國會頹勢呢?還是我們問錯人了:「王黨員」或許更想替「黨主席」效力,攜手完成「終結台灣國會」的歷史定位?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