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學潮的歷史意義(林佳範)

出版時間:2014/03/22

美國CNN所報導的台灣318學潮,並不像其他的外國媒體,只著重在點出學生對服務貿易協定的反對,而是直指台灣的民主體制的「滅亡」或「再生」,這才有正視到這次抗爭的主要意涵!

其實,學生並未表達必然反對服務貿易協議的意思,而是在於反對和中國簽署如此重大之協議,政府和立法院,其所展現出來的不透明與專斷,已完全背離民主理念,到達讓人忍無可忍的地步。哪有這樣的政府,和別人簽署完協議以後,才想到要進行影響評估?沒民意基礎的行政院長,卻對外表示有民意基礎的立法院,沒有否決的權力!更荒謬的是,人民選出的立委,自甘為政黨的奴隸而自廢武功,放棄在委員會逐條審查之職責!人民對於服貿協議的疑慮,本可透過逐條審查的過程,逐步解除;讓人民了解其利與弊,並能說明政府將採取何種措施,來降低對於產業之衝擊;哪些條文可以接受,哪些有疑慮,這些考量或抗爭,甚至可以成為政府對外談判的籌碼。

專制通過無視民意

然而,政府採取的卻是相反的作為,顢頇與專制地只要通過,無視於民主參與和審議之必要,只會加深人民對於國共聯手的疑慮。
自從2008年國民黨重新取得政權,而加速進行兩岸的交流後,並非如馬總統對外所宣示,將推進中國的民主進程,反而是台灣民主與人權的倒退。從對岸的特使陳雲林來台開始,其維安措施對於和平集會遊行之壓制,引起學生的野草莓抗爭;中資色彩明顯的中嘉有線電視併購案,引發反媒體壟斷之學生運動;前面兩次的學生抗議,已針對民主運作最基本之表現自由倒退,表達深沉的憂慮,而這次服貿協議審查,更直接地破壞民主體制本身,由馬總統下令,而國民黨立院黨團配合,想要以多數席次優勢,強渡關山,終於導致,自從野百合學運以來,最大之抗爭行動:佔領立法院。

台灣的民主,滅亡或再生?端視在這次的衝突,能否重新找回民主的信念:走出議會專制,朝向審議民主。佔領立法院,凸顯的是我們的民主只剩形式投票;選出民意代表後,即摒棄人民的意見參與,議會可以專制而無視於民意的反彈。甚者,在土地徵收所抗爭之行政程序,或在洪仲丘案所爭議之司法程序,都提醒我們必須挺進的民主進程。不管是行政的聽證程序、法院的人民參審、立法的公聽,都不能僅是形式蒐集民意,而需讓民意進入實質的審議與決定。
不管是野百合或野草莓、甚至這次的318學潮,學生總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要推手。他們的熱情與真摯,是守護與推進台灣民主的希望。同學們給我們上了一堂重要的公民課。謝謝你們!

台師大公領系系主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