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不要醜化學運(江春男)

建立時間:2014/03/27

馬英九對學運的訴求,堅持不讓步,他的說法像念經一樣,不斷重複,根本沒有誠意。他為什麼這樣強硬,其實有他的苦衷,因為兩岸關係是他執政的基本點,服貿協議必須挺住,否則執政權威盡失,並且失去北京大人的信任,他就撐不下去了。

藍營稱是政黨操弄

但是,太陽花學運得到7成以上的支持,6大工商團體也主張對這個法案進行逐條審查,建立對外談判國會監督機制,召開國是會議,與學運的主要訴求不謀而合,馬英九在輿論中處於弱勢地位。
現在,社會一面倒譴責暴力鎮壓,江宜樺招架無力,越說越引起反感。但攻擊是最好的防守,既然無法正面爭取人心,不如轉而醜化學運,爆料其內鬥和隱私,揭發背後的陰謀,摧毀其純潔性和正當性。
學運領袖的組織動員能力,令人嘆為觀止,許多人不相信學生有此能耐,懷疑背後有政治勢力介入。尤其是突擊行政院,本來以為是魏揚在現場指揮,以為逮到首謀,未經查證就上銬,一下子給他安上6條罪名,現在他被釋回,謎底未解。
國民黨扣人帽子很有家學,以前稱它是共黨、台獨和黨外三合一敵人;後來共黨畢業了,只剩民進黨和台獨勢力;現在台獨勢力畢業了,剩下民進黨,但民進黨與大學生疏離,看起來不像,恰好,學運多人曾擔任蔡英文的志工,國民黨以為找到政客操弄的罪證,在媒體上大量散布。
第二種醜化是暴力,辦公室被破壞,碎玻璃滿地,不過,暴力的對象應該是人,而不是桌椅,學生破壞一些公物,但基本上相當自制。說有人偷他的零用錢和太陽餅,變成白目大笑話;說學生有暴力傾向,這是無的放矢。相反的,警方的盾牌和木棍打得學生滿臉是血,這不是江院長一句行使公權力可以卸責。
江宜樺本來在學界有一定風評,當了閣揆做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下令警方行使公權力,強力鎮壓學運,把許多學生打得頭破血流,他一生的形象,全毀了。他心中也許有很大委曲,卻必須當砲灰,以報馬的知遇之恩。此事必須有人負責,江肯定撐不了多久。

太陽花深化台民主

學運不是園遊會,中間一定有許多不愉快,各國皆然,但太陽花與歐美學運比較,不論目標、秩序、策略和領導素質各方面,都可圈可點,對台灣的民主深化深具意義,讓人對未來增加不少信心。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