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太陽花學運超世代試煉(洪貞玲)

出版時間:2014/04/02

反服貿抗爭,號召50萬民眾上凱道,再次刷新台灣社會運動史。隊伍中有一群紫色旗幟帶領的中年人,高喊「野百合挺學運」,展現了跨越世代的學運精神的傳承,更凸顯這一場太陽花學運所面臨的全球化課題。

在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6千名學生靜坐中正紀念堂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提出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六天後,李登輝總統會見學生代表,允諾召開國是會議。學運退場,促成終止萬年國會、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回歸《憲法》及修憲。
今年3月18日以來持續延燒的太陽花學運,進佔國會議場,形成以學生為核心、社運團體、學者律師醫師及民眾等層層擴張的力量,學生提出「退回服貿協議、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朝野承諾先立法再審查」等四大訴求,與馬政府隔空喊話,兩周後還未能散場。

依靠網路自我發聲

顯然,兩個世代的學生運動面對了不同的政經社會條件。野百合世代,面對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經濟起飛所得提升,社會運動萌芽茁壯。延續中國正統的萬年國代自行擴權延任,激發青年義憤,爭的是合理的憲政制度與更有自信的國家主權。
野百合世代,年輕時未曾享有民主,必須靠自己爭取,還得與主流媒體的污名化抗衡。太陽花世代,將民主自由視為空氣陽光水,意識到可能失去,更加不堪。國民黨立委張慶忠的30秒通過、行政院的流血鎮暴,顯現代議政治的失能與國家暴力的本質。這一代青年,面對22k的威脅以及與中國交往的困惑,用他們僅存的言論自由資產,靠網路科技自我發聲、召喚群眾,不必糾纏在主流媒體的黨派立場與真假之間。
野百合學運,是90世代的資產與時代精神。野百合世代散布台灣社會各角落,在學界、社運界、媒體界、政界等,不少人在第一時間參與太陽花學運,也有人的兒女就是在場靜坐的學生。透過臉書糾集而成的野百合聲援團隊,也開始使用他們年輕時未曾掌握的高科技傳播工具,也同樣面對台灣在全球化世局的困境與挑戰。

行動退場抗爭持續

全球化不只是經濟問題,也是政治民主、普世人權以及傳播物質與資訊流動等問題。太陽花學運,不是一場狹義的學生運動,它是超越世代、超越身分、超越階級的社會運動,它是台灣面對全球化試煉的歷史偶然與必然。即使行動退場,這個試煉與抗爭還是會持續下去。

台大新聞研究所所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