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立法真的不行(蔡志宏)

出版時間:2014/04/12

服貿爭議引發學生佔領國會抗議訴求反對黑箱作業,意外使兩岸協議性質的專業法律問題,一時間成為全民的關注焦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第2項則規定: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30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30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
如今問題就在:協議內容到底是否涉及法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是否可以政府主管機關說了就算?這樣的問題,不是服貿爭議才有,而是任何兩岸協議都有可能發生。法官在審判中也會遇到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正是適例。

兩岸實務無法可依

兩岸司法互助協議早在98年4月26日即經兩會簽署。此項協議行政院僅送立法院備查,而不送立法院審議,自是認定協議內容不涉及法律修正,或無須以法律定之。但司法互助果真不需要以法律定之嗎?
依《兩岸關係條例》規定,大陸法院作成之民事確定判決,還可以在聲請認可後,對於台灣人民的財產進行強制執行。此對我國人民權利之影響不可謂之不大,何以不須先經立法審議,或制訂大陸地區法院委託事件協助法,就逕要我國法院提供協助?我國法院又為何在協助外國法院時,有法可循,於協助大陸地區法院時,卻無法可依呢?
司法互助本強調平等互惠,如果法官以無法律依據為由,拒絕協助大陸地區法院,也將引發大陸地區法院拒絕協助我方法院之協助請求,屆時受影響的可能是許許多多在我國法院中,對大陸地區人民訴訟的台灣人民。也因為如此,雖然協助大陸地區法院無法可依,令法官感到為難,但也都從權變通,未予堅持要求。

盡速立法才能治本

見微知著,主政者當時對此問題的處理心態與思維,似乎就注定如今的艱難處境。歸根究柢,其治本之道,無非就在於回歸憲政體制,凡涉及人民權利義務,以及國家重要事項者,本應經國會實質立法審議,切莫再貪快求便。盡速健全兩岸協議法制,始為正辦!

士林地方法院法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