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SEX 我正青春 追求開放性關係

出版時間:2014/04/17

Q:你22歲,性經驗豐富?

A:我目前交過5任男友,至於床友數大概要乘5倍。有的女生性需求低,可以安於1對1的性關係,但我沒有辦法。我對人的敏銳度較弱,不擅長處理關係;但我對性,比較早慧。月經來時,我很喜悅,念高中時,我就覺得我應該已到可以做愛的年紀。在網路上認識不同的人,找到符合我慾望的對象,當然不是一約就打砲,我會跟對方聊天、吃飯,感覺舒服就繼續往下發展。
我無心付出,比較期待肉體關係。所以我在戀愛關係裡,經常偷吃,我希望我能有更多性經驗,而不是被固定的人綁住。
我認為關係和慾望本來就可以開放的表達。我和男生們的性經驗,都是我的養分。我不怕被責罵,我覺得只要照顧好身體的健康安全,我這麼做有何不對?

偷吃後 會跟男友坦白

Q:你的道德標準是什麼?
A:每個人對道德的標準不一。我有道德感,我可以性開放,但要絕對誠實。我無法對男友不誠實。
我每次偷吃都會跟男友坦白。像我有次出國到新加坡,和當地人有一夜情,回國後我向當時的男友坦承,我還提議把彼此的關係調整為開放性關係。他勉為其難同意,但只有我在open,他沒有。後來他認為我不需要他,我們就分手。我也曾和一位已婚男人在一起。我叫他跟他老婆講,他不要;我要求開放關係,他也不要。我發現男生對我的佔有欲很強烈,他們不允許我跟別的男生上床。但我又不想偷偷來,所以我有時只能壓抑我的慾望。

Q:你能把性、愛完全切割?

A:通常我自己可以,但對方沒有辦法。像我跟現任男友20歲,我們目前的性關係是一對一,但我一直跟他討論,我們能不能分別跟別人有性關係?他還在考慮。

小學就看 《慾望城市》

Q:為何你的性觀念如此?
A:我的性啟蒙比戀愛啟蒙早熟很多。我小學就跟我媽一起看《慾望城市》。我從小就認得很多字,小三以前就把多數兒童套書看完,老師後來推薦我看較成熟的小說。小五我就讀完《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有些小說內容有性、有暴力,這些都是人生很自然的事。
我的理論是,年輕時,男女的性需求大,是合理的。我在青春期,性欲真的達到高峰。我對性的需求比同齡男、女生高很多。像我以前有個40歲的床友,他的身體條件就無法負荷;還有男生跟我抱怨,為何我要一直做愛,不能好好聊個天?大人說:「女人30如狼、40如虎。」這句話是社會建構造成的,不是正常生理原因。因為過去女生根本不能正視自己的性慾,未婚前都要故作矜持,等到結婚生小孩,才不計貞節。
我目前的性經驗都蠻美好的,未來只有更好。這種事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追求價值觀和性需求相近的人。但我們社會對別人的性的監控與批評,一直很感興趣,我要找到一個性愛觀念都跟我契合的伴侶,很困難。
記者許家峻 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