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敗壞門風的新國安體制(陳文政)

出版時間:2014/05/08

馬政府新的國安人事調整發布當日,巧遇一位正在為地方首長候選人助選的長輩,他問我如何看待此事,我除了告訴他此波人事調動會如何敗壞國安體制門風外,也提醒他:「如果不想莫名其妙地落選,不要用連線的電腦與智慧型手機,留意這一兩個月加入團隊的新人,記得隨身帶著一張好律師的名片。」

國安會除作為國家安全「會議」的決策諮詢平台外,它日常職能的行使繫乎由國安會秘書長、副秘書長、諮詢委員及其研究助理所組成的組織。他們是總統在國家安全事務上的幕僚,負責與國家安全相關情報、策略與行動的協調整合。在總統制國家中,國安會是政府裡最有政治味的單位,以我國為例,國安會裡有最多政治任命的政務官(9至11名,特任或特聘)與機要幕僚,是一般部會的4倍以上。總統的信任是國安會職能的權力來源,而總統對於國家安全的關注方向,也可從國安會的人事布局看得出來。
在馬政府任內,國安會的人事經歷三波的結構性調整,從2008年以兩岸人才為主到2010年後轉由外交人才當家,看得出來馬總統「先兩岸關係,後對美」的國家安全政策主軸。

國安方向一再調整

此次大幅任用調查局背景人員,顯露出馬總統對國安關注方向的再一次調整。未來在國安會中,調查局出身的政務官將從原來的1員諮詢委員增至3員,比率由11%跳升到27%。相較於國防事務背景者,比率上要高出3倍。
國安會有人事高度彈性、授權大、行事隱密的組織特色,優點是可讓總統迅速反應國家安全情勢、排除官僚阻力;但缺點在國會難以監督、違法行事的風險高。為了避險,立委在《國安會組織法》中加上國家安全的範圍,乃「指國防、外交、兩岸關係及國家重大變故之相關事項」,這樣的定義雖過於狹隘、不符實需,但再如何擴張解釋都不應該涉及犯罪偵查、貪瀆、賄選、重大經濟犯罪、毒品犯罪及洗錢等調查局的主要業務。一旦越過這條紅線,國家安全必生濫用的風險,國安會行政治偵防之嫌將難以洗脫,國安會自1993年法制化以來辛苦建立的國安人員倫理文化將毀於一旦。
國安會下轄國安局,是《憲法》增修條文的「闌尾」。一個高度情報專業性的國安局隸屬於高度政治性的國安會,讓很多正直的情蒐、情研人員感到挫折。

打破情報中立城牆

蔡得勝局長是優秀的中國情資研析專家,他不會管你馬政府多麼忘情於兩岸和解、推動服貿協定;在國會的質詢中,誠實地報告:中國對台軍力整備不因馬政府而有任何鬆懈、兩岸服貿協定有國安風險但欠缺國安評估。因此,「政治不正確」可能才是蔡局長下台的主因。
蔡局長固然有「對馬政府看走眼」的眼疾,但他善盡一個公務員職守到最後一刻。目前的安排由軍職上將來接任國安局局長,但上級機關國安會裡只有一位中將副秘書長,誰聽誰的?當然不是前者聽後者的。來自總統或國安會秘書長的單線領導,將一舉打破蔡局長堅守的國安倫理與情報中立之城牆。
調查人員不應是總統府的常客,這是憲政上應遵守的分際,也是國安人員應具備的倫理。過去,葉盛茂前局長頻頻踏入府內,埋下了扁政權崩壞之始。而今日,調查局人員接二連三常駐府內,馬政權將更難全身下莊。

國安會前諮詢委員、淡江大學國際戰略所助理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