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民主的「佔領立院行動」(許哲韡)

出版時間:2014/05/08

在318佔領行動當天,我是個參加晚會的路人。還記得「衝組」們翻牆攻入立院後,留下牆外數百群眾如無頭蒼蠅。之後幾日各方資源湧入,我嘗試在外場幫點忙,也慢慢確知佔領立院行動已廣泛「擾動」了台灣的社會結構與政治版圖。佔領第5天,我進入議場並擔任組織成員,踏上不歸路。
411走出議場,開始整理20餘天積累下來的細瑣反省,是我踏足社運以來前所未見的艱難,是「反服貿」階段性成功、島嶼天光青春燦爛之外,必須面對的冷冽批判。
舉例來說,若為改變社會上普遍的政治冷感,20幾天的焦頭爛額確實帶來成功;然在有意無意間,行動也複製了社會弊病、帶來傷害。此外,媒體效果所採取的明星化操作,即使欲兼顧賦權,實則固著了社會階級分立,也給了明星們過於沉重的包袱。關於民主深化、經濟公平、國家主權、人權等,是否獲得實質推展,竟也成了相信與否的問題。

內部結構仍屬守舊

追根究柢,組織形式是箇中關鍵。議場內外規模堪比小型政府,但關於運作兩百人規模的組織,沒人有足夠經驗。同時電子通訊完全處在政府屏蔽、監看監聽的羅網中,坐困愁城的我們只信賴當面溝通,卻又在政府黑手陰影下,難以信任陌生彼此。當組織核心開始運轉,弊病隨之而生,裙帶關係、權力集中、官僚作風、不勝枚舉。即便沒有誰真正懷抱惡意,結構殺人於無形。
來到第2周,議場內工作漸上軌道,平行溝通默默建立,階級隔閡逐漸弭平。但資訊封閉已造成認知落差,有了「決定」與「被決定」,傷害在場內外蔓延。組織對國安機構的畏懼,持續凌駕於對群眾力量的信任。組織拒斥介入、小心翼翼,鎮日處理內爆危機,更無心力談論訴求深化那類課題。
當「楚門的議場」疲憊已達致臨界點,金平來了!幹部們自地毯上的好夢驚醒,在(不知道誰緊急生產的)聲明稿朗讀聲中,感受周遭兩樣情:解脫般歡欣鼓舞、強烈的氣憤難平。緊接著夢囈般的撤離,善意者稱其為轉進。
最終,24天佔領歷程中,組織既無大刀闊斧的政治視野、決策上也未引入嶄新的參與形式、內部結構亦堪稱守舊。幹部們在走出議場後,才嘖嘖稱奇於德國海盜黨的網路運作模式及其帶來的民主果實,與g0v工作團隊看似無架構卻能各自負責的豐沛能動性,以及路過中正一行動中迥異往日社運的「自主公民」。眼下,佔領立院行動鉛華漸落,種種深刻傷害漸被認知;當我們對民主保持更多期待,未來的運動進程如何引入嶄新嘗試,已是我們熱切思考的課題。

台大城鄉所學生、民主鬥陣成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