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殺頭不能像割韭菜(孔傑榮、陳玉潔)

出版時間:2014/05/19

死刑在台灣持續獲得民意支持,但政府4月29日這波執行中,有兩名死刑犯格外引發外界關注。杜明郎、杜明雄兄弟被指控於2001年在中國廣東省犯下強盜殺人罪,奪走五條人命。儘管法院審理該案超過十載,許多觀察人士仍對杜氏兄弟的定罪存疑,質疑其是否與台灣在保障刑事正當法律程序方面業已取得的許多進步相一致。該案也顯示,台灣在兩岸司法互助方面仍未竟全功。

杜氏兄弟及父親杜清水(2010年於羈押中病逝)三人於案發後返台,旋即遭台灣警方逮捕,檢方起訴至台南地方法院,控告三人強盜殺人及其他罪嫌。2002年春,台南地院指示警方向廣東公安索取案卷證據,台灣警官隨後在澳門與廣東公安人員碰面,取得大陸偵查之鑑識報告和證人筆錄。台南地院審理全案證據後,於2002年7月判處三名被告強盜殺人無罪(另案恐嚇取財等有罪)。

認定筆錄具證據力

檢方其中一份關鍵證據為一名廣東計程車司機在當地公安分局做出的書面證言,他在第二次公安詢問時才憶及,曾替杜氏兄弟購買犯案用的橡膠手套,並在案發前一天下午載兩人購買兇器西瓜刀,然而其於第一次公安詢問時卻完全未提及此關鍵證詞。
儘管台灣檢方未試圖使這名司機來台作證,辯方無法對其進行交互詰問,法院仍認定,由於要求大陸證人出庭困難,根據傳聞證據之例外法則,大陸公安詢問證人之筆錄應具有合法之證據力。不過,一名張姓台商在台灣警方偵查及地院審理時出庭作證,稱他當時人在廣東,案發前一天下午與杜氏兄弟在一起,反駁了計程車司機的筆錄。法院決定司機證人之傳聞證據不足採信。
檢方上訴到台南高等法院,高院進行實質審理後,推翻地院的無罪判決,改判被告強盜殺人罪名成立,三人均被判處死刑。被告上訴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撤銷高院判決,將案件發回重新審理,案經高院六次更審終才定讞。
更審期間,張姓台商證人改變證詞,表示不記得案發前天與杜氏兄弟在一起。高院採納計程車司機之筆錄及其他間接證據,包括證人出庭作證被告之父親杜清水曾在案發後隨即償還債務,要求他們將剩餘大量現金匯回台灣。

稱證人來台有困難

2006年起,台南高院認為計程車司機證詞至關重要,決定傳喚其出庭。法官幾度請求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協助,與對岸的兩岸事務機構海協會聯繫,以便找到該名證人,但未獲得海協會回應,傳票亦無法送達。
然而,不論是法院,或是有義務證明被告罪嫌超越合理懷疑的檢察官,均未曾直接向對岸的公安、檢察院或法院請求協尋證人。甚至在兩岸2009年簽訂司法互助協議後,台灣方面本可依協議直接向對岸之公、檢、法機關提出協尋之請求,但本案亦不見此等請求。反之,高等法院結論認為,該關鍵證人已不可尋,其筆錄雖然屬於未經交互詰問的傳聞證據,但卻是唯一僅存的最佳證據。在2012年最後判決中,最高法院自滿地提到,被告對質詰問證人的權利並未受到侵害,因為要求大陸證人來台具結作證有「現實上之困難」。
此對台灣司法為一危險之先例,恐已違反被告詰問關鍵證人之最基本權利。無論是《憲法》或是台灣於簽署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同年批准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均要求保障被告與證人對質之權利。台灣不應處決杜氏兄弟,反之,其應充分利用在其他方面已見成效的兩岸司法互助協議,致力消除玷污杜氏兄弟有罪判決的合理懷疑。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資深研究員

律師、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