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黃景泰戳破的兩個遊戲(王醒之)

出版時間:2014/07/19

一如所有人預期,黃景泰在基隆市的基層連署人數不但短時間內達標,而且還超標。黃景泰除了再次展現基層的組織動員實力之外,更對著國民黨中央敲下政治界樁,宣示了自己的地盤,以及他玉石俱焚的決心。有辦法想像嗎?如果暫時不考慮連署的有效性,大約每5個基隆人就有一個人連署或每3個(有投票權的)選舉人就有一個人連署!儘管簽名連署的政治成本遠遠低於投票且真偽難辨,但這種超高連署比例不難想像國民黨地方黨機器早已經不在黨中央的掌握裡。

因此,不論外界評論這是傅萁模式或是王金平模式或是牽動國民黨內高層的什麼鬥爭,黃景泰的7萬人連署所動搖的「黨本」恐怕是指出了「當選不用靠政黨」這個現實;更進一步的是:「政黨,真是民主政治運作的必要條件嗎?」這點,對民進黨也適用。
隨著台灣民主政治的「選舉化」、公民政治權力的「選票化」,基層民眾一方面除了逐漸視政黨政治╱兩黨政治為理所當然,讓政黨成為全體選民的政治代理商之外,二方面甚至接受政黨的功能悄悄退化為選舉機械,不但徹底喪失了對於政黨的想像力,甚至連黨內民主的形式都可以不用在乎。
到最後,參選的「提名權」成為主流政黨綁架黨籍代議士的主要手段。也因為如此,「只聽黨意、不聽民意」的代議士滿街都是、歷來如此、死性不改。

選民才是權力主體

然而,被撤銷提名的黃景泰卻再次戳破了這個遊戲,原來,黨籍代議士還是可以不聽黨的。原來,只要掌握了(所謂的)民意,黨意(中央)並非至關重要。不過,也非得要到像黃景泰落到「當選過關、落選被關」這番田地,這些公僕才會真正被迫向人民尋求力量,彷彿一夕之間主僕歸位,洗心革面痛改前非突然變成「只有民意、不理黨意」的民意代表。對身為主人的選民來說雖然有點不堪,但這至少可以讓部分基隆人恍然大悟重新發現自己才是權力的主體。儘管我們都知道民意是可以被操作的。
黃景泰同時也無意間戳破了兩黨政治的虛偽。司法體系三押三放黃景泰的期間,除了有民進黨籍的市議員演出送花給黃景泰致意的橋段外,身為最大在野黨的民進黨竟僅以「議長魔咒」四字輕描淡寫帶過,對此疑似圖利建商、不利全民的案情全無批評、亦無追究;甚至連民進黨的市長候選人更只有選舉考量,以「國民黨家務事」為由閉口不談,隨著各種民調紛紛出爐,「未來市長」的稱號竟也悄悄地換到了民進黨的候選人頭上。
但其實大部分基隆人都知道,當年黃景泰之所以能當選議長,民進黨的9席市議員各個都貢獻了自己的選票,但投票事後,民進黨真正監督過黃景泰嗎?黃景泰的涉案民進黨議員沒有半點責任嗎?在野黨這樣的表現讓全國人民都看見,在基隆市的兩黨政治中,各種利益的交換與結合恐怕才是真實,那些我們以為的執政黨vs.在野黨、國民黨vs.民進黨的差異或鬥爭其實都只是政治幻象。

政治公僕需要監督

自己的民主自己救。黃案給了選民們重要的教訓,民主的發展可以不需要依靠那些選舉式的政黨、政治的運作不能再交給「假制衡」的藍綠兩黨。而各種(所謂的)民意之所以能被製造,都來自我們不準備對自己擁有的政治權力負責,不準備徹底監督代理你我政治權力的公僕。少了這點覺悟,此刻透過連署所製造出來的民意,未來只會回頭讓政治公僕再度凌駕於你我之上。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基隆辦公室主任、輔仁大學心理系講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