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接客20年「孩子你就當媽死了」

出版時間:2014/07/24
阿芬 流鶯

Q︰怎會下海接客?
A︰我嫁過2次,第一任老公車禍走了,我28歲再婚,第二任老公是廚師,我替他生了2個孩子。那個王八蛋愛喝愛賭,還在外面玩女人,他去風流快活,留下一堆麻煩要我替他擦屁股。他賭到沒錢竟跟賭場的人借,還盜用我的身分證跟印章拿去簽保人,前後借了200萬,還不出來就跑掉,搞到我欠一身債。

2個小孩 託親戚養

追債的人天天跑來家裡鬧,喊打喊殺,我一個小女人,哪有能力還?想不出辦法只好下海接客,當時2個孩子才讀小學,我不可能帶在身邊,也顧不到,就拜託親戚養,每月固定寄點錢當補貼。
我下海賺皮肉錢,老公始終音訊全無,根本不管我們死活。我心好痛,每天有魂無體,難過得常失眠,後來靠喝酒解愁,白天醉生夢死,晚上繼續在街上接客,簡直像行屍走肉。
Q︰你已經做了多久?
A︰我在萬華20年,每晚6、7點在萬華一帶拉客,直到凌晨4、5點才休息。從前年輕時,我都在華西街附近找客人,當時大環境不錯,華西街好熱鬧,每晚像個不夜城,小巷子擠滿買春的尋芳客,我每天能賺8、9千,生意多到做不完。
只是政府一直掃黃,我們像過街老鼠,被趕來趕去;加上萬華很多地方都更,能接客的地方更少,現在各有各的地盤,像桂林路都是較年輕、條件較好的小姐,我們這種50歲以上的女人,普遍都在西昌街,當中還有60幾歲的,每人背後都有心酸故事。

人生無望 感到孤單

現在很難做,警察有事沒事來巡,小姐看見條子都閃進巷子裡,客人也被趕跑。這一區愈來愈競爭,很多年輕小姐到附近搶生意,從前一個客人我收1千5,現在年紀大,條件沒人家好,只好降價求客人,降到400塊,可是便宜也沒用,有時整晚拉不到客人,一星期只做到2、3個。我的客人都是老先生,有時連流浪漢也接。沒客人只好到附近撿保特瓶、廢紙做回收,加減賺點零用錢,總比沒收入好,起碼夠買酒喝。
Q︰以後有什麼打算?
A︰我已58歲,還能打算什麼?有客人就接,這行做久了,身體很多毛病,我沒力氣,提重物都很難。有時客人問我這年紀怎麼還接客,我只能苦笑,有說不出的困難。
現在每晚半夜坐在騎樓下,等待客人上門,看著眼前黑漆漆的長街,感覺人生已完全無望,誰料到我後半生會是這種下場,慨嘆一切攏是命。
回看自己大半生,我不是好老婆、更不是個好母親,有時孤單會想到2個孩子,自從做這個,我沒再跟他們聯絡,這麼多年只有偶爾從親戚口中打聽他們消息,孩子現在都長大了,對我沒什麼印象,這樣也好,就當我這個媽死了。
特約記者黃惜時 採訪整理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