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700元奶茶看台灣人的自我中心(彭星凱)

出版時間:2014/09/17

東森專訪的「佩甄買700元奶茶喊貴 相思李舍老闆:難道台灣人只配用便宜貨?」這則新聞,以設計工作者的視點,可以發現背後邏輯其實很像設計產業。是否大眾認為茶本來就應該是價格低廉的產品,所以當有人真正要將茶推到頂級(包括食材環境與服務)的時候,端出反映成本的售價,就會聽見「把消費者當凱子嗎」之類的言論。怎麼覺得有點眼熟?代入設計名詞後就變成這樣:是否大眾認為名片本來就應該是價格低廉的設計案,所以當有人真正要做出一張專業名片(包括概念材質與服務)的時候,端出反映成本的製作費,就會聽見「把客戶當凱子嗎」之類的言論。

台仇富不尊重專業

經營者於該專訪說,台灣人普遍不尊重專業,最後只見到一堆便宜貨在市場上流竄。雖然聽起來有點刺耳,但這點我是非常認同的。這家店是用設計業的概念來算訂價,而台灣人卻仍然在用製造業的眼光來看這個新聞。當我們消費這杯700元的奶茶,同時也消費了踏入店家的體驗、消費了經營者對頂級產品的用心,以及以全天然清潔劑整理的店面環境(如果你認同這確實重要的話)。類似的知名案例,還有去年的鼎泰豐炒飯加醬油必須多付50元。如果粗略了解市售醬油幾乎全部添加大量甜味劑與調味素,以及以傳統工法釀造一瓶無添加物的好醬油背後之種種成本與心力,會知道50元真的不代表什麼(如果鼎泰豐確實是用這麼好的醬油)。而促使鼎泰豐將產品下架背後的民粹,跟700元奶茶是很接近的。
回到事件本身。為什麼一盤一萬元的牛肉不會變成議題、也不需要說服大眾,700元的奶茶卻可以引起撻伐,還得逼店家出來解釋為何這麼貴?新聞中的店家賣的並非劣質品,那些嫌貴的人也根本不會因為成本確實高就願意花700元去買一杯奶茶,經營開銷在專訪內容裡也說得很清楚了,一樣有網友覺得貴得莫名其妙、覺得用精油拖地多此一舉,所以「以成本說服消費者接受售價」這件事自然不具意義,店家只需要讓目標客群認同就好。再拉回現實一點,高價地段巷弄內的優質小店,一壺茶隨意也都要3、400元了,東區用精油拖地的店家奶茶一杯700元又如何了呢?我只覺得這個事件充分詮釋了台灣人的仇富以及自我中心,說真的人家的店要賣多少錢關你屁事啊。

沒人消費自然淘汰

而引發議題的某些聲音認為「藝人炫富」這點是可議的。最近我很喜歡「你所花的每一塊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這句話。有經濟能力者,花錢在昂貴的店家,代表他們認同這樣的品質與售價比(當然在別的案例上也有可能代表認同奢侈、認同膚淺的包裝與行銷、認同舶來品就應該昂貴等等)。以店家確實提供頂級產品為前提,如果沒有人想在這樣的店家消費,他們自然也會被市場淘汰,這才真的印證了老闆說的:「難道台灣人只配用便宜貨」。我才覺得那些整天買某通路霜淇淋打卡的人在支持廉價化工食品的發展咧。

平面設計師、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