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我被救活 兒子卻走了

出版時間:2015/02/18
博葳媽媽 山難家屬
博葳媽媽 山難家屬

Q:你兒子怎會發生山難?
A:兒子念中山醫學大學,100年趁假期去爬南投白菇山。後來打手機給女友說迷路,官方找了51天沒找到,我們請嚮導找,黃國書1天半就找到了。他從望眼鏡看到我兒子在溪谷下包毛巾躺睡袋好好的,爬下去找到他已失溫走了。
我們很痛苦,來花錢請原住民將兒子帶上來,但要帶回台北又不行,需當地檢察官相驗,在南投又待一夜。當年林克孝出事,直升機送松山機場,基於人道請台北檢察官代驗,我後來陳情:人權不因身分而不同,才改變。

我從事英語教育,兒子課餘就跟外國老師學習,暑假都到美加接受山訓活動,一人到加拿大跟馬來西亞爬過山,大學也慢慢爬台灣鳶嘴山、雪山等;也曾在加拿大山裡迷路,但就轉得出來,因那裡乾燥可以9天不喝水,台灣不是,失溫3小時就死掉了。
兒子消失了,我不敢相信,開始反省這社會不了解台灣的山,而我也不關心,兒子才會出事。我會帶兒子去游泳,教導他功課,卻不曾帶他好好認識台灣山林,有空就往國外跑。如果兒子了解會比較懂得應變。像台灣山裡迷路應往山頂走,因溪谷降溫快易失溫,我們後來不斷宣導,救回許多人。

喪兒之慟 很難平復

Q:夫妻如何面對失去愛子?
A:有段時間我行尸走肉。先生自責太相信政府,兒子才會死,他得了憂鬱症。那時有位建中學生不想念醫學院自殺,父母就離婚了,我們看周遭很多夫妻遇這種事就相互指責,最後分散。像我當初希望兒子念中山,先生希望他留台北,我們也可以講,若他不去念中山就沒事,但我們沒這樣,因為沒有人是故意的。
多年前我心肌梗塞被救回,曾想若當初我走了,兒子就不會離開,但我活下來,兒子卻走了,一定有事需要我去做,於是開始推動官方需有專業救難團隊,為揹工爭取合理工作條件,推專業嚮導認證。我不斷認識山友、原住民,也去看消防訓練,因此進入森林、河谷,才看到台灣真的太美了。我也翻譯了解日美澳紐怎麼搜救,後來發現政府早找專家做過,但資料全冷凍。兒子以觀光申請到入山證,但白菇山沒任何指標,兒子就照地圖走,但九二一崩塌後,地形早已改變。
對兒子的不捨與傷痕不會消失。後來我們賣掉房子,將部分錢捐給救難隊跟教育,其餘想投入花蓮設基金會,跟原住民相處,繼續推動面山教育。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