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觀點:馬英九的哀鳴(江春男)

出版時間:2015/02/26

朱立倫藉王金平案,和馬英九攤牌,建立新主席權威,他這一招令人刮目相看。馬連剩餘的一點顏面都保不住,這是自作孽不可活。關說案起初只是大烏龍,比張顯耀案還烏龍,馬卻以為聽到但丁《神曲》,以為其中隱藏神聖不可侵犯的核心價值。其反應和王郁琦頗有相似之處。
馬以個人名義發表聲明,內心的悲憤溢於言表。前主席對新主席如此公開對幹,幾乎撕破臉,許多人擔心黨的分裂。但馬英九早已讓國民黨四分五裂,現打破虛假的宮廷文化,對未來的黨內民主,也許不是壞事。

王金平是立院龍頭,其民間聲望,多次超過馬英九。馬王之爭必然牽扯到省籍情結,破壞黨內團結莫此為甚。許多重大政策和法案被迫停擺,兩位法務部長或下台或判有罪,黨務、行政、立法和司法各系統都受到很大衝擊,終在九合一選舉吃足苦頭。
國民黨遭受重大挫敗,馬英九卻毫無反省。馬說,王有假處分的保護,不影響院長職位和黨內權益,且他和王金平多次同台輔選,均無問題。這種虛假,只有「令人作嘔」四字可形容。

未審先判專橫偏執

馬的意思是,我雖然很想把王拉下來,可惜告兩次都告不倒,必須再接再厲,上訴到最高法院,如果連三敗,還可請求釋憲。在告倒他以前,王金平仍是院長,仍是本黨同志,一切團結和諧,有什麼問題嗎?
絕大多數人不知王院長到底犯什麼天條?其實,柯建銘案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小案,最重也可易科罰金,且兩次無罪判決。馬卻見獵心喜,立刻無限上綱,把它說成是國家民族興亡的大是大非,不經過正當司法程序,自己召開記者會,利用王金平出國期間,未審先判,透過自己任命的考紀會,硬把國會議長拉下來。
馬的專橫偏執和昏庸無能,早成國民共識。不幸的是,被他視同貞操的清廉,也廣受質疑,他下台後,必受更嚴格的檢驗。
馬英九曾是國民黨的重要資產,現卻變成一大包袱,朱立倫要創新局,必須搬走這塊石頭。馬也知道自己處境,這一紙聲明,語氣有點悲涼,因為它是一種無助的哀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