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哪裡有帶「種」的大法官(陳宜倩)

出版時間:2015/06/11

立法院將於明天行使大法官同意權,大法官何其重要,但前些日子的大法官解釋第728號猶讓人難忘,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大法官說出了一般人現在不太敢說的:「揚棄以男性為中心的宗祧繼承規範在今日台灣是不可能的。」

台灣社會近年歷經許多性別改革運動,《民法》不斷修正,2002年通過《性別平等工作法》,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政府拚命簽約,兩公約、消除一切對於婦女歧視CEDAW條約與其之國內法化,舉國上下常假裝自傲是亞洲性別平等意識高漲的國家,上至總統、各黨主席到市井小民,大家都假裝得好辛苦。本以為「假到真時假亦真」,但第728號解釋硬生生地把這個全國共同編織的幻夢摧毀了。
人們對於廣義的法律的態度有兩種看法,第一種是理論上法律體系經由理性思考與各法治國原理原則論辯,以追求公平正義,只是實際上還未做到而已,同志仍需努力。第二種看法是法律體系善於維護既存結構,本質即為了減少統馭管理成本維繫既得利益族群優勢,說是解決紛爭,讓社會秩序穩定。
我初入大學學習法律即懷抱著第一種期待,認為只要台灣能有一個自由與相對平等的論理空間,公平正義會隨之到來。大三時修習了民刑法各論,逐漸明白這法律體系是漢人中心、厭女、排外、恐同,從親屬編夫妻財產制的以夫為尊規範到《國籍法》、《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嫁出去女兒潑出去的水」之實踐,大法官多年來的許多合憲解釋說明他們其實也是這父權結構之守門員。法律規範假設「人」的圖像如果不重新分析解構,的確是解決紛爭的機制,但離公平正義地解決紛爭太遙遠。

主流共識恐是偏見

大法官說「在絕大多數祭祀公業成員的『法感情』 中,由男系子孫一脈相傳來祭祀之,正符合祖先的期待。」祖先到底在哪裡?大法官解釋不是依據《憲法》核心精神,而是祖先的期待嗎?陳新民大法官說:「顯見這種認知男系子孫方能接續姓氏香火,保持祖先祭祀血脈不致中斷的普遍性,並不是一家一族的偏見,反而是主流的全體共識……」有沒有可能是主流的全體偏見呢?大法官不就是要保障少數者的基本權利嗎?
湯德宗大法官說這是困難案件,廢話!我稱之為「面對困難退卻說」,大法官是憲政之守護者,當然要時時面對祖先的期待與當代社群,甚至不同社群理解不一的挑戰。另有陳碧玉大法官之「不願意面對現實說」,認為祭祀公業由同「姓氏」者擔負祭祀責任,並不以血緣、男性為必要,並非單純男女「性別」平等之問題。經典!那《民法》近80年子女從「父」姓的舊規定呢?還要爭辯這與性別平等無關?

社會結構應被反省

這號解釋充分地、全面性地回答了我的疑惑,大法官對於社會現實、對於《憲法》的認識、對於「大法官」自身角色的理解、大法官們的論理方式、大法官的養成、組成、與大法官的提名程序等等,都不斷地肯認第二種看法。這星期五立法院對於四位大法官的審查程序將會再次提醒台灣人,我們是如何(不)珍惜、(不)重視這《憲法》的守護者。面臨許多基本權利議題嚴峻挑戰的台灣,現急需一些願意面對困難、面對自己偏見、反省社會結構並理解自身在憲政法治角色的、有種的大法官。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