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主動救難的超級公民

建立時間:2015/07/01

民主社會和威權體制的差異,從災變的處理也可以看出端倪。
以前台灣發生天災,民眾基本上等待政府救援,政府調動軍隊來幫忙救災,民眾沒有自動自發救災動機。那時,政府是家父長,一切靠爸爸。
在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的時代,民眾受到數十年的嚴格管制,沒有政府的命令,沒人敢動。看到有人傷亡也多見死不救,害怕給自己惹來麻煩。制約反應的源頭必須有個命令,沒這命令,大家一動不如一靜。

威權時代缺少互信

威權時代,路見有人倒地絕不能任意前往救難,因為救人反被賴成加害人而惹禍上身的例子很多。那是個人人不信任人人的時代。白色恐怖鼓勵密告的制度摧毀了人與人的信賴,對災難也沒有動機糾合大眾主動救援,一方面糾結群眾集會是政治大忌;二方面那時也沒有動員群眾的工具像臉書、LINE等社群網路。民主社會一個重要的特質是公民的主動性,例如太陽花運動和八仙塵爆民眾的主動救援,著實讓人感動。
兩種社會還有一項明顯的差別,民主社會出現人為災害時,民眾和媒體的反應是罵政府,例如反應遲鈍、危機管理太差、無能昏瞶等;威權國家發生災害,媒體的反應是歌頌政府救災迅速有效,感謝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解放軍的努力救災云云。天不生某某總書記,萬古如長夜。沒有人敢批評政府的某些缺失導致災難的發生,也不准報導現場狀況。媒體不但要歌功頌德,還要隱瞞災情,像是報導的死亡人數不得超過20人等。明明是人為因素,一定要宣傳成自然災害。1958到1961年的中國大饑荒死亡3000萬人,分明是毛澤東的錯誤政策所造成,政府卻說成是「3年自然災害」,有人敢說出事實真相嗎?當然沒有。

民主社會人性善良

八仙塵爆全台灣社會的主動救援,說明了我們的社會充滿健康的活力和巨大的正向能量,正是這股力量把台灣拉往向上、共善的境界;而這些都與民主開放有關。民主社會的公民文化強調主動積極的介入社會活動,為不正義的事發聲,並且過有尊嚴的生活。公民有尊嚴,就會自愛,人性善良的部分就會自動出現。台灣良善的民主體制創造出人們自動自發的救難動機,是大家犧牲效能尋求尊嚴生活的報酬。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