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的理盲與民粹思維(洪浩雲)

出版時間:2015/07/09

八仙塵爆意外發生至今,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連日屢次高分貝批評八仙及其母企業萬海集團不負起賠償責任,負責人神隱避不見面,並且對其已捐款一億元的行為表示「不屑」,公開要求八仙董事長陳柏廷應勇於面對該負起的責任。
當輿論質疑,為何侯友宜不針對活動主辦者呂忠吉進行譴責,而一味追打初步看來角色僅是出借場地的八仙時,侯友宜表示:「這場悲劇的被害人社經地位都不高,我唯一的想法就只是想要幫助受害家庭。」換句話說,八仙及萬海有錢,而呂忠吉沒錢,因此無論如何就是要叫八仙擔起潛在數十億可能的賠償責任。

未訂規範更該究責

先不論有能力花一千五參加粉塵趴的這個族群究竟是不是正如侯友宜口中說的「社經地位不高」,身為新北市高層官僚,此種極為理盲而民粹的「不問誰對誰錯,不問法律責任,反正誰有錢就是誰出來賠」的思維與發言邏輯,難道會是適當的嗎?
筆者在醫院工作,多年的行醫生涯中聽聞過許多匪夷所思的醫療糾紛求償案例,如自行開車撞樹變成植物人卻要神經外科醫師賠償三千萬,或父母虐打幼兒至死卻要急診醫師賠償一千五百萬,或因酒駕肇事被撞癱的駕駛人卻要醫院賠償兩千萬等等,不一而足。說穿了,這類家屬與侯友宜之心態實如出一轍,不也就是「樹沒有錢,父母沒有錢,酒駕的沒有錢,但醫院有錢,醫師有錢,所以醫院和醫師出來賠!」的「討錢邏輯」嗎?
目前看來,由於合約已載明安全問題由主辦單位自行負責,因此法界人士也坦言目前很難論斷八仙需負起多少法律上的賠償責任。其實如果要進一步究責,更應該檢討的應該是政府明知粉塵爆炸的高度危險性,卻一直未對於彩粉及相關活動制訂嚴謹而完善的規範?為何此種高風險活動的強制保險最高保額只有五千萬?此種對於制度及系統性的檢討,遠比民粹式毫無理據的侯友宜式發言,更能避免未來災禍的發生。
目前的台灣,最不缺的就是民粹與理盲,最缺乏的則是理性與冷靜。因為惟有理性與冷靜,我們才能了解事實的全貌,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讓錯誤不再發生。

新北市立聯合醫院外科主治醫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