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記者 我捍衛採訪權 (黃瑞麟)

出版時間:2015/07/25

對於任何一場抗議活動,身為民主國家台灣的一份子,任何人都應該關心,不容許有人戕害民主先烈當初抗爭得來的言論自由被踐踏。
這次反課綱學生闖入教育部,或有不對,然而台北市警察局不只逮捕抗議民眾,甚至連記者也遭逮捕,已經嚴重影響記者採訪權,令人無法接受!
回顧2013年8月,聲援苗栗大埔事件的抗議民眾,突破警力,衝入行政院廣場,對行政院大樓潑漆、丟雞蛋,遭駐衛警察粗暴壓制、強制驅離在現場採訪的公共電視新聞議題中心特約記者鐘聖雄,即使兩度向便衣表明自己是記者,還提供記者證證明身分,卻仍遭阻擋拍攝,最後還被六名警員粗暴拖出。
在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抗議下,警政署表示,一向要求同仁執勤時要充分尊重記者採訪自由,但行政院院區採訪有一定的規範,警察只是負責執法。
筆者從事攝影記者工作十幾年來,即使總統府外有民眾抗議、企圖闖入總統府,一切的採訪拍攝,還沒遇過遭警力強行「拖」離。

不應隨警心情辦事

幾年前,一群學生到教育部抗議學費狂漲,發生衝突,警方開始抓人,有人被抓進教育部裡面,差點被警察打,我們跑進裡面採訪,警方也是「開放」拍攝;直到說明必須偵訊抗議者的企圖,了解狀況,不方便對外公開,才驅離記者。
2008年11月,陳雲林來台之際,民視記者蔡孟育在圓山採訪,手上拿著民視麥克風,明顯代表著民視記者,卻仍慘遭警察不分青紅皂白、持棍棒打到頭破血流;事後內政部長與警方高層親自登門道歉,坦承是警員誤判才會打傷蔡孟育。當時也表示會檢討與尊重記者的採訪權,今天對三名記者逮捕行為,看來警方說會檢討的一番言論與道歉行為,根本是在演戲!
另外一提的是,近日在新北市某分局LINE群,有大夜記者採訪受阻,還被警員嗆記者態度不佳。
怎麼破案時,要記者宣傳,好讓長官升官的演出態度完全不同?要升官就找記者採訪,不想升官就踐踏記者採訪權?
台灣近年來不少大、小型抗議活動,警方控管民眾失序行為,必要時以武力維持秩序,或可諒解;然而,連記者的採訪權都要限制,又不是命案或火災現場已經圍上封鎖線,否則,隨著警方心情辦事、標準不一,乾脆回到威權時代,都不要讓記者採訪算了!
媒體工作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