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學習德國人承擔的勇氣(鄭伊雯)

出版時間:2015/09/18
德國人選擇幫助難民,相信其投入的力量,能裨益德國。圖為阿富汗難民準備搭車前往德國。歐新社
德國人選擇幫助難民,相信其投入的力量,能裨益德國。圖為阿富汗難民準備搭車前往德國。歐新社

最近德國因難民問題,舉國震盪,各種言論眾聲喧嘩。從媒體上,看到慕尼黑和多特蒙德等城市,自動前往車站歡迎難民與幫忙身影,真心感動。有句話說得真好,「把餅做大是實力,分餅是同理心」。常被稱為冷漠的德國,今日所展現的溫暖,的確讓人驚豔。

回顧歷史,德國早已是不斷接收難民的國度。戰敗後的德國,首先迎回的就是高達1300餘萬,由東歐各國被遣返的德國自家的難民潮,他們被迫放棄自身財產,身無分文地返抵德國,被重新安置在陌生之地,飽受自身國度人民的輕視與排斥,如我的婆婆就是從立陶宛被迫回到德國魯爾區的難民,她的童年記憶就有那火車載運的悲苦歷程。
當德國努力掙扎從滿目瘡痍的廢墟中站起,也接納了大量的移民與勞工,如土耳其、葡萄牙、義大利、波蘭……紛紛投入就業市場,才能成就德國今日的工業成就。越戰後,昔日西德也接納了許多南越難民,我的友人溫妮就是舉家以黃金買船位逃難的越南華人,有幸在汪洋大海中得救,家族人員被分發到德國和美、加各地收容,往後幾年輾轉得到消息,陸續申請團聚。過往的東德政權,也迎來了許多北越的兄弟姊妹們,兩德統一後越南華人成為德國華人的最大族群,如今當然也活躍在德國各行各業。1990年代昔日南斯拉夫解體,內戰硝煙四起,友人菲立普也從當時的國中半年交換生,瞬間變成無國度的難民,幸得接待家庭的爸爸代為收養,得以在德國安穩的生活與成長。

面對責任沒有逃避

細屬舉世的戰亂紛擾,難民收容與人道庇護,德國總是接納頗多的數量。好事者若說是,基於納粹的原罪,戰敗的贖罪,需要低廉勞工,民族的自尊與優越感……等等蹩腳理由。但難民的收容與人道安置,德國至今總是默默地承擔起許多天外飛來的責任,沒有逃避與嫌棄,這點胸襟各國做得到嗎?
及至上周總理老媽大開歡迎難民之門,數日間湧入數萬難民人潮,難民數量恐暴漲至百萬人,在無力承擔下,重啟邊界控管,開始查起護照和旅行證件。但這些已經進入德國的難民,人民不是沒有怨言。許多仇恨的言論,極右派攻擊難民營的事件,每逢周一某些城市的Pegida示威遊行,德國接納難民之路總是跌跌撞撞、紛擾不休。
或許正如德國浪漫派畫家卡斯帕(Caspar David Friedrich)所描繪的《霧海上的旅人》(Der Wanderer uber dem Nebelmeer)一景,剛毅的身影獨自站立懸崖邊,面對霧中波浪依然挺立直視前方,迎向挑戰的態度。書寫梅克爾傳記《猶豫藝術家》中有句話:「恐懼對靈魂而言,就像泡澡對身體一樣,都有益健康。」對接納難民的恐懼,對難民融入德國社會的恐懼,每個人都有,但又不能拒絕幫助難民。

與其仇恨不如援助

人心隔肚皮,怎知是好人還是壞人呢?我那18歲的德國學生米雪兒就說,又不能把人心剖開來檢視,能幫就幫,難民那麼可憐,當然要幫助他們。
值此世界面臨戰亂、烽火、疫病、恐怖主義蔓延的時代,難民都已迎入德國各處,與其仇恨與詛咒,許多德國人選擇面對與接受,進而幫助難民,我相信獲得感謝而讓難民投入的力量,遠比拒絕與仇恨的殺傷力,更為裨益德國。身為外來者,少數族群之一,我選擇相信德國,信任德國的勇氣與承擔,一起學習德國承擔人道關懷的勇氣。

旅居德國台灣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