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賺暴利的代價

出版時間:2016/04/12
裝潢業 R大哥
裝潢業 R大哥

Q:你出社會後怎樣賺錢?
A:我高中念電機,15歲開始就跟著姨丈學做裝潢,也做過運輸。我一直不覺得錢難賺,只要肯做,就會有頭路。後來,我發現別人講網路、電腦,我都聽不懂,就去網路公司上班,順便學電腦。
我跟朋友迷上網路線上遊戲,玩到不睡覺,我想,我都這麼沉迷,別人也會喜歡,一定很有賺頭。我在中南部創業,開了幾家大型連鎖網咖,但只是剛好踩到一波經濟浪頭,就泡沫化。店倒了以後,我負債兩千萬,窮到曾經想自我了結。
那時剛好朋友找我去討債公司,我心想分紅賺錢比較快,就答應了。地下錢莊的工作就是借錢、收利息,假設借1百萬,10天利息10萬,跟公司對分,分紅下來常常月入幾百萬。因為我懂電腦,客戶在哪家銀行開戶,房跟車、貸款都可以查到,我也開始學習看財報、對人察言觀色。我每天都表現得很虛偽,會出來借那麼大筆錢的人,頭腦都不笨,還很奸詐。我跟他們假裝是好兄弟,其實只是想套話,看他有沒有說謊,老實說壓力很大。後來,幾百萬已經無法吸引我,我想賺更多,開始接觸上市上櫃公司,金額進出都好幾千萬,比小企業穩定,也比較沒有老闆跑路的風險。

地下錢莊會有報應

那幾年,我認識了兄弟,加入幫派,開始做些犯法的事。我是屬於「頭腦組」,要去了解每一家公司,掌握它們的財務、管銷狀況,才能判斷借出多少錢?什麼時候收手?那時身上常帶著大筆現金,出門要很小心。
每天下午3點半跑完銀行軋完票,晚上吃完飯就去便服店喝酒,每月酒店開銷至少百萬起跳。走這條路,喝酒很累,但不喝酒很無聊,其實我們只是需要安全隱密的包廂喝酒唱歌,每天玩到凌晨3、4點。討債的生活我前後過了4年,因為洗錢、組織犯罪、傷害等罪,我最後雖還清了債務,卻變得前科累累。

Q:覺得值得嗎?
A:我覺得這是合理的代價,畢竟很少行業可以這麼快賺到這麼多錢,我等於是用前科還債務。但錢莊不是正當行業,總是會有報應的。我離開幫派組織回中部後,一開始做什麼都不順,沉寂了4、5年,後來慢慢做工、買工具,這幾年才逐漸有起色。現在我腳踏實地做裝潢工程,每個月賺8萬、10萬,也過得很舒服,雖然要付出勞力,但至少不用勾心鬥角。錢賺多賺少其次,花得安心最重要。
幾年前,我老家被重劃為經貿園區,我跟社區老人家經歷抗爭、陳情,爭取到全區保留。現在我會關心社區鄰里,舉辦活動,讓老人家有事情做。
我沒有妻小,現在經營社區,以後自己老了也用得到。想到以前犯過的錯,我認為是我太不知足,我不想再碰那些,畢竟年紀有了,如果再被抓,出來都幾歲了?
特約記者曾芷筠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