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重新開始 這是生命中最好時光

出版時間:2016/04/19
路行者咖啡老闆 黃紫雲
路行者咖啡老闆 黃紫雲

Q:當初怎會流浪街頭?
A:我以前是木工,收入不錯,家庭、房子什麼都有,30幾歲時,景氣很差,我被倒債,我太太就帶著小孩走了,我曾去找她都找不到,我們也沒離婚。之後我還是有賺到錢,但我愛玩,後來工作摔到,隨著年紀變大,身體愈來愈差。
我做過很多工作,也曾幫堂弟埋過死人、做風水遷葬,做了4、5年有做有錢,沒做沒錢,之後又跌倒傷到脊椎,都沒力氣,離開調養才比較好。做到沒辦法做了,我到萬華跟朋友賣山寨手機,又碰到議員應曉薇驅趕街友,警察到處趕人,我只好回桃園地下道賣,但生意不好,桃園又沒朋友,我開始吃老本。那時脊椎跟頸椎毛病很嚴重,腳也不太能走,我開始到處找地方睡,只要能遮風避雨就好。
Q:2年前,你還在街頭流浪,怎會去年年底開始賣咖啡?
A:很慘的時候,市府的社工來地下道,他看我沒錢吃飯,給我便利店禮券去買便當,後來我腳傷去找他,他開單讓我到醫院看病,他說這裡成立一個民間協會安欣在幫助生病街友,我就來這邊住。
經社工介紹,每天早上我去桃園火車站賣報紙,1天能賣30~50份賺個3、5百塊。後來遇到劉一龍老師,他是輔大社工系老師,協會督導,曾帶中壢高中學生來體驗當街友,那時2月很冷,我帶他們去公園睡覺,怕他們凍到,還拿紙板幫他們擋風。

不想沒錢被看不起

去年6月,我腹膜炎住院,出院後火車站改建好,再回去賣報紙生意變很差,劉老師知道後,問我要不要賣咖啡?我說可以,看怎麼做?我的咖啡手藝都是老師教的,這些器具也是老師拿的。我學一學泡到大家喝到覺得口味還不錯,老師就幫我募款,最後募到3萬多給我當資本賣咖啡。開賣前,就有報導刊出,隔天很多人送咖啡跟磨豆機來,老師都拿來試,最後還是選公平貿易的咖啡。
平常我在協會前賣,有人叫就出去賣,過年前,每天營收都有3、4千塊,年後就差了,可能媒體效應過了,這裡又是沒落街區,不好找,少有人會來這喝咖啡。現在我早上還是去賣報紙,雖然只能賺個兩百塊,但吃飯抽菸就有,下午賣咖啡的錢我都沒動到,存到社工那,要叫豆子再跟社工拿錢。
沒錢都被人看不起,賣報紙時,我就覺得要存錢,人不一定保平安,如果沒錢出事就沒辦法,我看多了,很多人今天有錢今天花,明天再想辦法,以前我也有這種心態,當時不怕沒工作做,有工作就有錢,但人老就沒用了。我曾有兩個月身上都沒錢,又沒地方去,頭髮又長,真的不像人,有次風雨好大,很冷,我只能在人家屋簷下躲,那時想:人怎會變這樣?但要找工作,身體又真的沒辦法做。
我63歲了,哪時倒下也不知道,等我兩腿一伸也不用孩子來找我,那麼久了我沒養他們,親情很淡了,就把我送到醫學院給學生解剖就好。所以我存錢不會斷,人家捐的錢我也不會亂花,老師給我機會賣咖啡,我也想做出一番成績,雖然現在生意不好,但我會想辦法,等車弄好會騎出去賣。現在是我最好的時光,因為那麼多人不會看不起我,大家一直幫我。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