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珍惜台灣的自創小品牌

出版時間:2016/04/26
Aloysius 飾品店老闆

Q:為何想自創品牌?
A:我在國外留學看過很多當地時尚小品牌,很有特色,我從台灣帶去的東西有時同學也覺得好看,但只要是亞洲品牌,同學就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我心想,以後我一定要創個讓人驕傲的台灣品牌,挑戰現存市場規則。回台不久,我就決定創業。我很欣賞女性之美,想為她們服務,於是跟一家做國外代工的飾品工廠合作,他們過去都接世界名牌的單,從設計到完工一條龍,我認為有經營獨立品牌的實力。
我參與設計及行銷,有了商品後就要找通路,我發覺品牌通路都在百貨公司,但談設櫃簽約條件苛刻,最後我湊了60萬,在租金便宜的老城區開個品牌小店。

Q:開店之後遇到什麼事?
A:我發現這樣的高級飾品跟老社區格格不入,附近鄰居及逛街的人都把我當怪咖,很多顧客愛殺價,好像這地區不可能有高檔貨,或看準我有銷售壓力,不得不賣,就猛殺價。
有次外國朋友來找我,我們用流利英語交談,一些逛街粉領竟用怪異的眼神看我。我待客向來客氣,甚至忍氣吞聲,但有客人把我的服務當成挑剔的工具,一直來換貨。曾有上班族年輕小姐提著名牌貨的紙袋進來,殺價對半砍,我很生氣,指著她的紙袋問她,妳買這東西也殺價嗎?結果和她吵了起來。我感覺像她這樣的人,是在工作中被老闆或主管剝削,就來我這出氣,典型的弱弱相殘。

抓住青春尾巴去做

不過,有些人對我很好,隔壁店嫁來台灣的新移民,看我生意不好,就來跟我買東西。有次打烊了,一位從事性工作的老客戶打電話來要我等她,我鐵門拉一半去洗手間,回來時從半開的鐵門看進去,很多雙女腿在蹬著看東西,感覺好美,那天她們買了好多。
我曾撿到狗,貼張領養啟事,幾天後一個貴婦來領養,她很讚美我的東西,常來訂製。創業維艱,他們讓我體認到,凡事不是那麼理所當然。
Q:生意有好轉嗎?
A:曾有香港年輕女記者逛到我的小店,問我撐得下去嗎?後來我們變成好朋友。因為生意不好,我決定到東南亞拓展銷路,帶了幾百件商品,最後都批給當地飾品店。在新加坡跟當地業者聊,得知通路被壟斷的更嚴重,幾乎沒有小品牌生存的空間,我因此更加珍惜在台灣還有一息尚存之地。
如果重新選擇,我未必會走這條路,但我已經做了,我想只要對生命有某種堅持,我創的品牌就有存在的餘地,或許不久的未來,我會向現實妥協,但在我成為體制內講求現實的人之前,可以好好抓住青春的尾巴,做這件想做的事。

特約記者林宛華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