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餵失智將軍吃飯 人生頓悟

出版時間:2016/04/27
政府約聘社工 謝先生

Q:為什麼會當社工?
A:我們家務農,在果菜市場賣菜,我覺得這輩子最辛苦的工作第一是下田,第二是在果菜市場賣菜,我不想賣菜,到老人院工作,也曾到中小企業服務。我大學念社工,後來就來公部門服務,雖然是約聘人員,也沒什麼升遷,但至少有起碼的尊重。
這些街友跟弱勢者沒什麼特別,可能就跟我以前跑工地、在菜市場工作的同事一樣,書讀得少、做工、愛喝,我的人格特質較能跟他們相處。我會了解他們的過去,跟他們討論生活陷困的原因,幫他們引介資源,但怎麼做還是要看他們自己。至少協助他解決現有問題;如果他已失能癱瘓,我們會提供基本照護。
我從小就在這條街,以前很繁榮,整排是西藥房跟鞋行,老產業沒落後,這裡聚集很多貧窮者。局內補助在這成立民間協會安置生病的街友,我會來陪伴他們。因為被需要,我或多或少有點虛榮感,男性社工通常很少,流動率又高,我做社工13、4年了,算資深,能發揮一點價值。
Q:負擔會不會很重?
A:你如果只能扛10公斤,就要有所取捨。個案能否做成要看時間點到了嗎?比如他想開了,也有合適資源支持,他也有改變的動機跟執行力。如果沒服務資源也沒辦法。

豁然開朗不必認真

我們有個案,父母、哥哥、前妻跟兒子都死了,他才60出頭,酗酒。我認識他10年,他第一次是我安置的,每次都醉酒倒在外面,同機構就進出4次,後來失能會鬧,機構拜託我帶走,我又把他換到新機構,共換了5家,他死了才結束。還有酗酒個案1天要喝3瓶米酒比較貴,就買瓶80塊藥用酒精摻水可以喝3天,只為了要酒精那麻痺效果。還有酒癮者把醫院乾洗手搜括一空,最後都喝死了。
Q:這麼豁達,跟你看過這麼多人生百態有關?
A:出社會第一份工作在老人養護之家對我影響蠻大的。裡面住了200個失智跟失能老人。老人失能時其實不分貧賤,尤其是失智後。有個退休將軍以前是外派武官,後來失智坐輪椅,我看到他就跟他敬禮,他就笑嘻嘻的。他住單人套房,月繳3萬多。有天,照服員拿碗飯在餵飯,旁邊一個不識字的低收入戶失智老人也吵著要吃,照服員就挖兩口給他。有照服員看了就嘆口氣說:「領這麼多甘有差?還不是都吃同一碗飯?」我突然豁然開朗,人生真的不用太認真。
所以我有點隨波逐流,像我40歲了,薪水才4萬1,我老婆是正式公務員,我們沒孩子,但這樣好像也ok。我的工作就是照顧弱勢者生活,這些人不過就是你過去工作的夥伴、左右鄰居,也曾是社區的一部分,只是因貧窮進到街頭,或許他們有些行為問題,但有錢人就沒行為問題嗎?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