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看朋友走絕路 慶幸早回頭

出版時間:2016/05/11
阿凱 山農
阿凱 山農

Q:你怎麼會到舞廳圍事?
A:我很小就很會賺錢,上小學只跟爸爸拿過一次10塊錢,因為當時我爺爺生病,那時沒健保,我想幫忙賺錢,跟爸爸、奶奶到深山採藥草賣給行口,最多1個月可賺6萬,都給爸媽。
念國中時,偏鄉學生都住校,假日沒車回家,家人也沒辦法來接我,可是學校假日沒供餐,我就到卡拉OK打工,學會調酒,賺小費拿回家。所以上高中我自然就到酒吧、舞廳半工半讀,給人端酒及圍事。

藥頭高薪吸收賣毒

Q:在舞廳遇到什麼事?
A:我上班的舞廳有分區,外面只要幾10塊開放給一般人玩,裡面幾千元的則有做特別的服務,管區警察來巡邏通常拿點紅包就從後面走,臨檢還會先打電話暗示,由於我未成年晚上出現在酒吧,反而是我被抓到警察局好幾次。
我的工作是送酒到包廂,有人喝醉還要送回家,有人吵架就出來圍事,就是勸架,遇到帶刀帶槍就閃開,但還是有危險。我曾看到被刀子捅得肚破腸流,最嚴重的是一群開跑車的人吵架,其中一個去開車從幾百公尺衝過來,把另一個當場撞死。有一回我看到一個小姐被幾個黑道架走,聽說被輪暴,因為她欠了高利貸。
當年我長得很清秀,很多來消費的姊姊追我,我的初戀就發生在高一那年,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姊姊走來跟我說要跟我交往,當天我們就玩到天翻地覆,該做的都做了,可是後來她突然消失,讓我很錯愕。如此來回3次,第4次她再回來找我時,我另有女友,就沒再繼續,我結婚時她聽說了,還來祝福我。
在那裡金錢誘惑真的很大,包廂裡的酒客給小費500、1000很好賺,我的底薪只有2萬多,一個月卻可賺到15萬。最可怕的是有藥頭用高佣金吸收我們賣毒品,我從沒接受,也沒沾過毒,但身邊朋友一個個陷下去。

不願見到父親擔心

Q:後來怎麼脫離?
A:高三那年同學搶掃把被訓導主任拳打腳踢,我拿水桶往主任頭上罩,一頓狂打。學校讓我選擇留校察看或退學。我選擇退學,因為覺得不能再跟狐群狗黨混,我室友還會吸毒,所以我沒跟任何朋友講,捲捲舖蓋就回山上。後來幾個朋友找來,我故意閃開,不想跟他們再往來。
另一個原因是留校察看要家長到校處理,我當然不願意,因為從小看父親很累,不願讓他擔心,所以小時候頑皮跟人打架,即使被老師打得再慘,我都不會說家裡電話,所以爸媽一向對我很放心,從來不曾過問,更何況我從小就賺錢回家,他們也不以為意。
我很慶幸自己早早離開那環境,如今我在山上務農,收入一點不比當年差。過去那些朋友有位在我回山上2個月,就吸毒過量死了,另一個被追殺,連人帶車撞到水裡也死了。我很慶幸自己早早浪子回頭,才有今天幸福的日子。
特約記者林宛華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