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不背成語的作文課(朱宥勳)

出版時間:2016/05/18
作家、《秘密讀者》編輯委員
作家、《秘密讀者》編輯委員

在教寫作時,我是反對讓學生背誦成語的,特別是小學階段的學生。
這和許多老師的觀念背道而馳,很多人認為,成語不但是寫作的「基本功」,更是「人文素養」或「語文能力」的表徵,所以當然是多多益善。之前有位高中老師的投書《高中歷史課 上到變國文課》,也呈現了這種觀念,文中抱怨學生不知道「天不假年」、「一將功成萬骨枯」等成語。
但在我實際對中小學生進行教學時,反而最怕遇到那種一下筆就充滿了成語和套語的文章。因為這樣的孩子,他寫作時基本上是進入「封閉模式」的,他只是把所有曾在課堂上聽過的那些語詞統統排上去。程度不好的學生排得七零八落,生怕哪句話沒這樣寫就會被扣分;程度好的則盡力點兵列陣,排得好不好不在考慮之內,排列那些詞語能不能表達他的想法也不重要,反正「老師喜歡看這個」。對「寫作」這件事,他們早已自暴自棄,不願意相信老師會認真對待他們了。
使用成語和套語,最大的問題是會強迫學生「關閉腦袋和眼睛」,但思考和觀察才是寫作能力的基礎,這樣做反而越教越糟。在短時間內,讓學生使用「心血來潮」、「迫不及待」這些成語,確實會有一種特效藥的感覺,好像學生突然之間寫作能力提升了。可是這些詞語的問題,正在於它們太萬用了,學生一旦沾染這種「文字的惡習」,就很容易喪失細微判斷不同情境的能力。比如說,夏天去游泳,不想上岸回家,是「依依不捨」;那放暑假要跟好朋友分開2周,這也是「依依不捨」嗎?2種情緒難道是一樣的嗎?

將經驗落實為文字

為了速效而要求學生背誦、使用成語套語,反而使得他們無法或不敢寫下真實的觀察和思考,這是完全不值得的。長遠來看,這不但不是在建立寫作的基本功,反而是在摧毀寫作的基本功──不看、不思考的人,怎麼可能寫出任何有內容的東西?
所以,在我的班上,我通常得花好幾個月的時間,讓學生相信「不用成語寫真的不會怎樣」,重新建立信任,並且鼓勵他們盡可能寫出平易直接的描述來。比如與其寫「長髮飄逸」,不如寫「頭髮會掉到湯裡面」;與其說某人「心如刀割」,不如告訴我「他哭到聲音都啞了」。
我甚至和學生玩過一個遊戲:我們先花一段時間,票選出20個大家「最常寫在作文裡的詞」,然後在接下來的寫作練習裡,挑戰「不可以出現這20個詞」。實作的結果頗令人驚豔,在這種「限制」之下,反而讓我們真正探測到學生擁有的字彙量,以及他們對事物的觀察力。爺爺奶奶終於不再只是「慈祥」,老師終於可以「肚子很大」,想上體育課的心情,是比「迫不及待」更嚴重的「想到頭髮快燒起來了」。
當然,寫作不是一件可以任意為之的事,在寫作教育的初期階段,我們的責任確實是幫助學生奠下基本功。但這基本功不應該是以純記誦材料為指標,而更應該是「框架」性質的,輔助學生將經驗系統化地落實為文字,而不是用幾百年前的、他人的話語,來阻斷他們真實的經驗表達。能用自己的文字完整表達自己,這比背過幾千句成語要有意義多了。

《蘋中信》作者群

劉克襄、呂秋遠、郝廣才、吳惠林、馬維敏、胡晴舫、胡采蘋、平路、謝金河、何飛鵬、王浩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