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大學進修部的學生跟屎一樣

出版時間:2016/05/23
Bill 大學生
Bill 大學生

Q:大學念6年,遇到什麼困難?
A:我26歲,讀大學進修部六年級,會讀進修部的通常都是些社會人士或失學很久,來進修的;還有像我這種應屆高中畢業生,因成績不好考不上理想大學,或弱勢家庭的小孩,白天得工作。會讀6年,不是我不認真,我幾乎不蹺課,但還是被當太多。結果同學都出社會了,我還在校園。我爸是工人,媽在幫人打掃,我的學費全靠我打工賺,每次下班到校很累了,我還是很認真聽課,卻還是卡在成績無法畢業。我不是笨,只是比較笨拙而已。今年再被當,就拿不到畢業證書了。
學校還是用日間部的標準判定學生好壞,像我念電腦相關科系,被當的都是非專業科目像會計跟統計,怎麼修都修不過。學校課程跟老師,都是日間部好,日間部可以自由排課,活動跟演講很多。我們曾偷混進日間部聽課,發現真的比較有料。在進修部授課的很多都兼任老師,分數交出去,人跑了也不管後續。有課掛經濟學,老師卻大談哪隻股票會漲,也不能說素質低落,可能也是流浪教師。我常說,進修部像屎一樣。

盼新教長重視弱勢

Q:你在哪打工?
A:這6年,我曾在速食店打工,時薪95元,後來到影城工作,時薪118元,現在在餐廳時薪120元。其實進修部想找打工很難,很多僱主一聽到周六要上課,都不願意用。
我們修1學分要1248元,要修過128個學分才能畢業,如果4年要畢業每學期要修過16學分,對我們真的很難,所以很多人都非自願延畢。為了存1學期2萬多塊學費,我非常省,幸好住家裡吃家裡,盡量少外出,也不用智慧型手機。之前在影城工作,碰到熱門強片都要工作到凌晨3、4點,同事不想留,我留,下班就騎ubike回家,那時半小時內都不用錢,即使這樣我每月生活費還是要7、8000塊。
Q:今年再有一科被當,就拿不到文憑,有何打算?
A:我曾跟學校拜託,如果不行,考前再去跪。我們這種弱勢孩子要獲得教育資源真的很困難,我曾跟教育部、市議員跟立委陳情都沒人理。像我弟讀私中,像他這種國中成績中下的小孩,要念公立高中難如登天,北市高職又不到10所,他國中曾到某公立高職冷凍空調科實習,很感興趣,但根本上不了,最後只好念私中,現在沒興趣每天想休學。他們的學費都是父母的辛苦錢,但不斷重修,有學校則不斷記學生警告來壓制學生,像我家附近超商有2個高中生白天在工作,我問他們是晚上讀書嗎?他們回我:「讀不畢業,不讀了!」
當初我想讀大學也是聽父母說,這樣以後較好找工作,事實並非如此。之前看立委鄭麗君說:目前大學是窮人借錢支撐起來的。就是如此!新任教育部長,請你重視我們這群弱勢孩子!我也想問學校:你們不斷當人,學費是我辛苦賺的,可以吐回來還我嗎?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