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27年後的「六四」(陳清泉)

出版時間:2016/06/04

中港、台三地1989年出生的嬰兒,如今都已屆而立之年。27年過去了,當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參與那場驚天動地民主運動的民運人士如今安在?而六四後的青壯一代,又對天安門事件理解多少?
1989年,中國的學生、青年、市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通過請願、遊行、和平示威,向中共提出民主改革要求。總理李鵬將民主運動定調為反革命暴亂,調派解放軍以坦克、機槍發動血腥鎮壓,對參與民運人士進行大規模追捕行動。攸關中國民主化的契機,最終以悲劇收場。
時至今日,中國仍處於極權統治下,挺身為民主發聲者,如「零八憲法」的劉曉波等,甚至是為維權人士辯護的律師王宇和其他維權律師,依舊面臨著國家暴力、囚禁、與「被失蹤」的威脅。
六四「天安門事件」以學生悼念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為開端,提出反特權、反貪污、反官倒及民主改革等訴求,要求與政府對話。民運期間,時任總統兼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表明將成為中國民主示威群眾的後盾,並要求北京當局停止武力鎮壓,立委趙少康在立院發起聲援大陸學運的提案。民眾則分別在中正紀念堂和國父紀念館發起遊行、募款、靜坐絕食等活動聲援,待大舉鎮壓後,數萬民眾為死難者哀悼,並舉辦「歷史的傷口募款活動演唱會」。台北與北京共同見證著這場「歌吟動地哀」的民主災難。

要求平反仍遭刁難

六四民運期間,北京高校學生發表的《絕食書》中,對中國社會發出最沉重的呼籲:「我們只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幾個人的事情,民主事業也絕不是一代能夠完成的。死亡,在期待著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但學生所期待的「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卻因民主運動的失敗而終止。不僅八十年代興起的全面改革聲浪戛然而止,中國政治改革也因此完全停滯。與此同時,學生所要求的「反官倒」,反而發展成為中共各級權貴以腐敗為核心的利益集團,才有今日習近平的「打老虎」行動計劃。
在台灣,就在天安門事件發生的10年前,「美麗島事件」成為黨外民主運動的分水嶺,此後,政府宣布解嚴,作家柏楊才得以在綠島人權紀念碑上寫下「在那個年代,有多少母親,為他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追悼白色恐怖無辜被牽連的政治受難者。
在北京,由六四事件死難者家屬丁子霖等人發起的「天安門母親運動」組織,仍持續要求中共當局平反八九民運,徹查及公布六四事件及向死傷者家屬和公開道歉,組織卻因此受到當局的阻撓與刁難。
學運領袖之一的王丹曾在演講中對六四事件的自省,認為是學生們在運動中的不成熟及犯了策略上的錯誤所致。但回首血腥悲劇落幕的六四,1989年之後,中共依然能夠通過意識形態和國家暴力統治中國,當年的失敗,不是學生和民眾的失敗,而是中共黨內改革派和中國知識界的失敗,因為他們並未掌握契機站上浪頭,引領這股民主改革力量翻轉體制。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