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戰爭帶來上帝的禮物(郝廣才)

出版時間:2016/06/04

改變,常發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公元1683年7月14日,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大軍,包圍了當時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維也納。皇帝利奧波德一世先跑了,留下施塔倫貝格伯爵守城,只有1萬3000人的軍隊,加上5000民兵,卻要面對17萬的土耳其大軍。
土耳其的統帥是穆斯塔法,他認為敵方的皇帝已逃跑,攻城一定很容易,所以下令休整10天再攻擊。本以為是肥豬肉,沒想到咬下去卻是硬骨頭。維也納城高牆固,而且有大砲,打得土耳其軍隊難以招架。而土耳其遠道而來,帶來的輕便小砲,打維也納高牆,好像拿牙籤射大象,有打跟沒打一樣。
地上打不贏,土耳其想挖地道進城,埋炸藥炸開城牆,一舉拿下維也納。城裡的麵包師傅彼得.溫得(Peter Wender)深夜做麵包時,一直聽見怪聲,發現是從城底傳來的。不好!是土耳其人在挖地道!他立刻報告守軍,將土耳其的地道全部破壞。戰事再度陷入膠著。
土耳其攻城攻不下來,圍城可把你圍死。仗打到9月,維也納城內眼看要絕糧,連喝的水都有困難,不投降也只能等死,時間站在土耳其這邊。

騙過關卡搬來援軍

羅馬教皇英諾森十一世知道維也納這一仗,決定基督教存亡。他本來想說服法王路易十四出兵救援,但沒成功。剩下的希望就是找波蘭國王索別斯基來救,他和逃走的利奧波德一世訂有同盟,而且教皇願意出重金給他。問題是,怎突破土耳其軍的封鎖,把消息帶給波蘭國王?
這時,法蘭茲•柯希斯基(Jerzy Franciszek Kulczycki)登場,他是波蘭人,住在維也納,曾經去土耳其混過一段時間,能講流利的土耳其話,他騙過層層關卡,搬來了波蘭的援軍。
1683年9月12日,索別斯基率領援軍來到維也納。土耳其這邊,穆斯塔法下令把3萬俘虜全部砍殺,同時布陣準備決戰。雙方惡戰了15個鐘頭,土耳其全線潰敗,被殺2萬,被俘2千,聯軍大勝,從此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再也無力西征,歐洲繼續維持基督教的世界。
土耳其軍隊敗走後,留下2萬5000隻駱駝和一包包綠色的豆子。維也納人以為是駱駝飼料,但柯希斯基知道這是給人喝的「咖啡」。他要求這些豆子作為獎賞,而且得到特許,在維也納開設第一家「咖啡館」。起初生意不怎麼樣,維也納人喝不慣帶咖啡渣的咖啡,口味太過濃烈焦苦,於是柯希斯基把咖啡渣濾掉,並加入牛奶,果然濃醇香,大受歡迎。咖啡後來傳到義大利,很多教士看這黑色的怪水又苦又讓人上癮,稱它是「魔鬼的禮物」,主張禁喝。教皇克雷芒八世喝過後,卻感覺好極了,說它是「上帝的禮物」。咖啡從此傳遍歐洲,成為西方人生活的必需品。

創造新的吃喝文化

不要忘了另一個立大功的小人物,麵包師傅彼得。戰後,他烤出「新月形」的麵包,象徵吃掉土耳其的新月旗,在維也納大受歡迎,成為人人必吃的早餐。是的,這就是我們說的牛角麵包。其實它的形狀不是牛角,是新月。過了一百年,維也納的公主瑪麗•安托內特嫁給法王路易十六,她大小姐堅持早餐要吃新月麵包,於是皇家廚師開始學做新月麵包,加入奶油和酵母粉,並把這叫做「可頌」Croissant,法文就是新月的意思。
一場大戰,決定了宗教的疆界,也創造了新的吃喝文化。

格林文化發行人

《蘋中信》作者群

吳惠林、馬維敏、胡晴舫、胡采蘋、平路、謝金河、何飛鵬、王浩威、朱宥勳、劉克襄、呂秋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