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轉型正義不宜包山包海(陳翠蓮)

出版時間:2016/06/24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可處理過去威權體制危害問題。圖為日前綠營推《促轉條例》,要求國民黨暫停處分黨產。資料照片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可處理過去威權體制危害問題。圖為日前綠營推《促轉條例》,要求國民黨暫停處分黨產。資料照片

日前,時代力量原住民立委高潞.以用要求《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中,納入對原住民歷史傷害的處理,引起民進黨立委段宜康質疑時代力量與國民黨、親民黨聯手抵制《促轉條例》,引起諸多討論。轉型正義的立法,是否須將漢人對原住民壓迫掠奪納入處理範圍,確實是亟待釐清的問題。

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一詞中所謂的轉型,指的是從威權、獨裁體制,變成民主體制之意。1980年代第三波民主化過程中,東歐、亞洲、中南美洲許多獨裁國家轉變成民主體制,轉型後各國如何處理過去獨裁統治遺緒?如何彌補受害者?如何弭平社會創傷?成為比較政治研究的熱門課題。
著名的轉型正義處理案例包括清理東德、捷克等共產黨體制、南非少數統治、阿根廷、匈牙利、南斯拉夫獨裁暴力、盧安達種族屠殺等等。這些國家在民主轉型後,重則以司法審判、公領域清洗、無限期追緝等嚴厲手段懲罰加害者,輕則以真相披露、重整記憶、空間去威權化等方式撫慰受害者,此些對過去獨裁暴力統治的貽害與錯誤進行「國家矯正」工作,長遠的目標在於去除威權獨裁怪獸潛伏黯黑角落啃食人們心靈,以其回復人性尊嚴、鞏固民主體制。

黨庫通國庫被詬病

簡而言之,轉型正義此一概念具有幾個重要特性:關注從威權獨裁過渡到民主體制的國家所面臨的課題;著重人權侵害與撫慰;期望矯正威權體制扭曲與暴力遺害,鞏固民主體制;強調國家為主的正義追求與矯治作為。依此轉型正義概念,理應將重點放在對過去威權統治所造成的體制扭曲、人權侵害等方面。
台灣在1945年開始受國民政府統治,當時屬於訓政時期黨治階段,《促轉條例》以此為清理的時間斷限,有其合理性。1949年建立其來的「黨國威權體制」,強調以黨領政、黨國一體,影響及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個層面,應該全面清理。例如,威權時期利用獨攬國家資源,造成「黨庫通國庫」、累積龐大的黨產等問題,即是該被清理的核心課題。這波轉型正義相關法案立法過程中,國民黨立委認為不應針對國民黨不當黨產,應該一視同仁規範所有政黨黨產,試問,威權統治之下,根本不容具競爭性的反對黨存在,有哪個政黨有能力像國民黨一樣將國家資源掠奪為政黨財產?
原住民受漢人掠奪侵害問題,應不應該納入轉型正義法案範圍內?韓國的經驗或許可以作為參考。韓國首爾大學鄭根埴教授認為,一般所用轉型正義一詞,是指過去威權主義或軍事統治政權支配第三世界國家,在民主化之後,針對過去發生的各種人權侵害事件,進行真相調查並處理後續課題,這與韓國的情況不太相同,韓國以「過去清算」一詞,含括戰後初期韓國到民主化過程的三個層面的歷史問題:包括對日本殖民統治的去殖民化、對美蘇兩極體系的去冷戰化、對獨裁統治的去威權化。
韓國國會曾訂定《關於親日反民族行為者財產的國家歸屬特別法律》,是對去殖民化問題的處理;也曾通過《破壞憲政秩序之公訴時效特別法》、《518民主化運動特別法》、成立「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委員會」,則是去威權化的積極作為。

籲推原漢問題專法

台灣歷史上來來去去數個政權,層層疊疊的加害現象,確實應該重新省視,展開我們的「過去清算」工作,一一面對族群掠奪、殖民傷痕、威權壓迫等多個層面的問題。
但是,過去清算工作無法畢其功於一役,要將複雜糾葛的層層問題在一個法案中處理,只會治絲益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只是一個起點,率先處理與我們最近的威權體制危害問題。接下來,我們還需要原漢問題的專法、去殖民化的作法,還需要立委諸公們持續用心推動。

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