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時報文學獎喊停之後(朱宥勳)

出版時間:2016/07/27
作家、《秘密讀者》編輯委員
作家、《秘密讀者》編輯委員

日前,《中國時報》「人間副刊」舉辦的「時報文學獎」,突然無預警宣布停辦。加上2014年《聯合報》的「聯合報文學獎」也停辦,引領文壇風向將近半世紀的「兩大報文學獎」全數停刊。現在,具有公信力的單篇文學獎項,僅剩下《自由時報》的「林榮三文學獎」。
時報文學獎的「暫停」毋寧更證明了上述的尷尬。在網路上,停辦消息竟然是一名香港的創作者首先發現的,即連台灣的文學圈都一無所覺;而在停辦訊息確證之後,也沒有興起任何波瀾和慰留聲浪。這一方面或許是因為蔡衍明接手《中國時報》之後,完全使該報名聲跌到谷底,因此即使文學副刊相對來說是謹慎持重的,仍然無法擺脫污名;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不僅「圈外人」對文學獎無感,「圈內人」也都早有一種無可如何之感了。

浪費版面放應酬稿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對台灣文學的未來會有何影響?
首先,我是覺得無須過度悲觀。無論是文學獎還是文學副刊,都是誘發文學作品持續產出的一種「機制」。兩大報文學獎的消亡,並不直接等於台灣文學創作的消亡,死掉的是機制,並不是文學,文學創作者也有可能經由其他的機制被讀者看到。
但接下來可能的影響是,文學副刊的重要性將會持續下探,因為即使近幾年文學獎的盛況不再,得獎作品的刊登都仍然是每年副刊當中品質最佳的內容。在沒有了文學獎之後,每天3000字不到的主文欄目,是很難有什麼發揮空間的;更別說往往還有大量的人情應酬稿必須消化,一年中有許多版面都浪費在既無才華也不努力的老人身上了。除非能在編輯企劃上有更好的想法和更強的執行力(比如說再也不要刊出連方瑀的作品),文學副刊的衰亡幾乎是必然結局了。

挖掘新人結合盈利

因此,無論是讀者、創作者、出版社編輯,恐怕都要準備面對發表版面全面萎縮的處境。在副刊縮編、文學雜誌多數版面為企劃邀稿、《短篇小說》停刊的情況下,文學創作失去了這些「試水溫」、「養讀者」的版面,必須更直接地以書籍的規模來面對讀者;出版社也不再能依賴這些傳統機制來供輸新人,必須發展出更明確的挖掘策略。目前看來,社群網路的經營是一個可能的解答(如同年輕一代的散文作家湯舒雯,她尚未出書,卻比大多數出書作家擁有更多讀者);然而這個解答如何與傳統的出版盈利模式整合?或者它需要的是另外一套盈利模式?(以寫作計劃來募資、發展核心粉絲的「抖內」donate會是解答嗎?)
或者,其實還有我們尚未發現的可能性?
文學創作要面對的問題,大致就是「如何被讀者認識」以及「如何將此認識轉換成利潤」,這兩者一旦成立,就能夠讓文學的「產業」運行無礙。過去負責解決上述問題的文學獎紛紛崩倒,能不能繼續延續文學創作的香火,就端視我們在這個關口上,能不能想出新的方法來回答了。

《蘋中信》作者群

朱宥勳、劉克襄、呂秋遠、郝廣才、吳惠林、杭之、胡晴舫、平路、謝金河、何飛鵬、王浩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