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989單親喉癌父以筆代口 憂「2女怎麼生活」

出版時間:2016/08/04

基金會編號A3989
47歲單親爸阿霖(陳秋霖)到醫院做完喉癌治療,頂著午后烈陽騎車1個半小時回家,他因氣切說話困難、用氣音說,家住偏鄉,生大病看醫生很不方便,搭車來回醫院要轉車6次花6個小時、車資250元,騎車油錢才80元,「現在我不能工作,省1塊錢就是賺1塊錢。」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霖說,4月時他晚上睡覺常因呼吸困難醒來,說話聲音也變得沙啞,就醫查出罹患喉癌4期,醫生告知治癒率可能只有5成,「當時我人整個呆掉,感覺像被判重刑,但想到2個女兒都還在讀書,如果我拚都沒拚,怎麼對得起她們。」

萬元補助難敷5口處處省

阿霖每字每句說得吃力,接著就以筆代口:「她們從小就沒有媽媽的照顧,所以很擔心如果現在連爸爸都沒有了,不敢想她們如何生活?」
阿霖10年前離婚後,原做貨櫃卸貨搬運零工月掙3、4萬元撫養現年16、14歲2女,家裡還有70多歲年邁雙親。阿霖說,罹癌後只能用胃造口管灌安素罐頭,又需營養品緩和放療、化療所造成的嘴破、拉肚子,「每月光是吃的,就要2萬多元,已向人借5萬元救急。」
醫院社工說,每次阿霖到騎車到醫院治療,為省10元停車費,都把機車停在附近公園路邊再走10分鐘進醫院,「放化療後病人身體會很不舒服,有人甚至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看得出來阿霖手頭真的很緊,才會這樣子處處能省則省。」社工說,阿霖一家政府補助僅有父母老農年金及弱勢兒少補助約1萬6000元,已找資源每月贈送許些營養品,再轉介蘋果基金會關懷。蘋果基金會訪視後,也撥款暫紓急窘。

小汝(右2)和小妤(左2)幫爸爸阿霖(右3)管灌營養品,圖左右分別為阿霖母及父。
小汝(右2)和小妤(左2)幫爸爸阿霖(右3)管灌營養品,圖左右分別為阿霖母及父。

高二女捨搭公車上學給父治病

阿霖將升高二的長女小汝說,爸爸身體一向強壯、健康,怎麼也想不到會罹患癌症,「只能面對現實,我不太會講話,不知說什麼鼓勵爸爸,就是默默在身邊陪伴他、照顧他。」小汝說,她原本都搭公車上下學,每月約要花600元,自從爸爸罹癌後,改騎30分鐘腳踏車上學,「想盡力省錢給爸爸治病。」接著小汝和要升國一的妹妹小妤一起幫爸爸管灌晚餐,動作熟練。小妤說,爸爸脖子被開了一個洞,「我光想就覺得好痛,一定很不舒服,希望他能快點好起來。」
記者採訪過程中,阿霖74歲老媽媽阿玉婆始終愁眉苦臉,她憂心兒子病況,她說:「我擔心的要死,一想到眼淚就流下來。」73歲的爸爸阿雄伯說,兩老生了3個兒子,阿霖是老大,老二因罪入監,么兒阿企在外成家生活,一直以來兩老都靠排行老大的阿霖維持家用,看兒子這樣很可憐,但也不能代替他承受痛苦,只能鼓勵他為了孩子要堅強。

阿玉婆(左)行動不便,阿雄伯正扶她起身。
阿玉婆(左)行動不便,阿雄伯正扶她起身。

自責讓老父母擔心很不應該

聽到父母這樣說,阿霖努力又開口告訴記者:「媽媽脊椎、膝蓋都開過刀,要拿拐杖才能走路,爸爸有氣喘、高血壓,他們也是三天兩頭跑醫院,讓他們擔心實在很不應該,如今我也只求病快好,再工作養父母。」
阿霖的么弟阿企說,自己2個孩子只讀國中、小,又有房租負擔,「我有我的生活擔子,能幫大哥的不多。」

基金會編號:A3989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