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性侵倖存者致輔大受害人的信

出版時間:2016/09/29

A同學(編按:輔大性侵案受害人代號):
身處風暴中的妳,辛苦了。
想與妳分享,我在小學時,因為媽媽的首肯,跟姨丈有了共處一室的機會,遭受身為醫師的姨丈猥褻多日,我不敢說,因為當時感到沒人會相信我。尤其對方又是有權力有聲望的人。那種壓力無法言喻。
出社會後,因緣際會下,才敢對母親訴說,她當時告訴我:這件事絕不能告訴阿姨,因為她會崩潰。

阿姨、姨丈與母親依舊交好,彷彿從沒發生過這件事。後來阿姨知道後,加害人對我沒有絲毫歉意,家族甚至軟性的要我放下、原諒、和解、好好過生活,但其實我很清楚,這是他們對自己說的,不是對我說的。
我歷經震驚、委曲、悲傷、痛苦、憤怒、冷漠,多年之後,漸漸獲得平靜。
想分享的是,當我們受傷了,我們想找到一棵可以庇蔭的大樹,但也許對方只是一株幼苗。
我願意去認清,原來對方不過是一株尚未有能力去庇蔭別人的幼苗,她們心理並不如我想像的強大,因為害怕生活發生巨變,所以只能先照顧自己的立場,而無力伸張正義,而我之所以感到受傷,只是因為無法接受自己把幼苗誤認為一棵樹罷了。
當我接受這個事實,將自己與對方切割,不再高高仰望然後失望,拉開距離、畫出界線後,那瞬間,我不再委屈曲。
想必聰慧的妳,應該能夠明白我說的。
我明白,這些考驗非常的痛,午夜夢迴時總讓人驚醒,可是後來我知道,這也是老天爺給的一種生命養分。
妳如此勇敢,比起當年那個幼小的我勇敢多了,妳敢於揭發事實,敢於抗爭,且妳一旦轉過身,走出那個校園,有多少人為妳聲援。
妳難過,沮喪,憤怒,悲傷,可是我誠摯的希望,無論遇到什麼困難,即便不能改變他人,都別放棄為自己說話。
也許,有沒有可能,我們就讓自己成為一棵庇蔭自己的大樹。
不知道將來的妳會不會從事心理行業,許多年後,可能妳會發現自己憑藉著獨特的生命歷程,而具備了超凡的力量,不僅療癒當年的自己,更照顧到許多受苦與正在尋找大樹的孩子。
我永遠支持妳,期待妳不凡的人生。

無名氏敬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