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確幸的時代意義(張鐵志)

出版時間:2016/11/05

「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我認為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村上春樹在小說裡這麼說。
「小確幸」確實是理解我們這個時代與青年世代的關鍵字 ,它既是商品行銷的流行口號,也是台灣發展停滯不前的代罪羔羊。然而,太多對「小確幸」的批評都是對其根源與意義的誤解。
一種主流論述(特別是來自財經界)喜歡把小確幸和大志向對比,他們認為台灣年輕人太小確幸,只向內看,只想開咖啡店、蹲在社區、做小東西;而真正志氣的青年,應該要走出去,不論是去中國還是去西方。然而,這一來是不了解小確幸之所以是小確幸的理由,二來不了解小確幸對這個時代的進步意義,不知道小確幸可能比去中國打工的人更國際化!
首先,很少人注意到兩種小確幸的區分,一種是消費意義,一種是作為工作。兩者有某些相同的背景,但也有很不同的意義。

代表台灣社會前進

有人指出過,小確幸出現的社會脈絡很大部分是來自台灣經濟的崩壞與世代不正義。尤其,年輕人薪資停滯,社會貧富差距過大,加上物價與房價上漲,貧窮化的青年世代只能透過簡單的消費來追求那「微小而確定的幸福」,不論是吃甜點或去旅遊。小確幸成為一種生活風格的享受。
這意謂著,小確幸的現象是大人們造成的惡果,被擠壓的「魯蛇」世代只能選擇那些微小幸福。
上一個世代沒能推動台灣經濟前進也影響小確幸作為一種工作選擇態度:與其去選擇低薪工作乃至大量的非典型工作,更多人寧願選擇微型創業,以及返鄉創業。
某種意義上,小確幸世代其實更代表台灣社會的前進:他們比父輩們具有更多元的價值,他們不以競爭力、賺大錢為最高價值,而是寧願選擇更能實踐自我的工作。同時,不論是開獨立小店(以反對壟斷連鎖)、追求環境友善、本土農業,都代表他們是新時代價值的創造者。
當然,他們也是過去二十年的革命的後代:因為戰後台灣的發展模式就是威權政治加上經濟成長主義,但是八十年代以後的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衝擊了過去單一的主流價值,讓環境保護、社區改造、多元平權、民主參與等改變台灣社會,年輕世代可以說是在這些衝擊之後長大,並進一步接棒去實踐這些價值。
而說小確幸世代是內向、去外國打工才是大志向,其實是一種錯誤的對立:除了知名麵包師,年輕的咖啡師、調酒師也都在世界嶄露頭角,台南的霜淇淋店也拿到亞洲大獎,這證明他們的國際水準。此外,許多農業工作者、社區工作者有豐富的國際交流經驗──他們是真正國際視野、在地實踐。更有許多民宿或生活小店的經營者是走過地球許多地方,然後回到故鄉,開啟了他的夢想。可以說,他們許多人是在追求「職人精神」:把一杯咖啡做好,把一種工藝做到更精緻。

社會路徑依賴產物

這些與日本或歐美國家相比並不特殊,因為,這些「先進」國家具有更多元的價值,而不像發展中國家只以拼經濟作為最高價值。因此,認為去國外打工、去大企業打拼是更有志向,反而是一種過時的想法。
但這並不是說現在的年輕世代一切就很好。台灣社會當然整體來說是視野狹窄、缺乏對國際議題的關注,但有這問題的人並不只是在台灣工作的年輕人,也可能是一名去矽谷工作的創業家,因為更根源的問題在於我們的教育和媒體提供太少思想的養分和深度的公共討論。太多人只看到小確幸世代的偏狹而沒看到自己的。
結論是,小確幸世代是台灣過去社會發展路徑依賴的產物:上一代人沒有讓經濟向上提升,卻批評年輕世代的小確幸心態,是沒有道理的;另一方面,小確幸世代是此前社會改革的後代,因此有更多元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他們當然有其局限性,只是這個局限性的根源不在於他們,而是在於掌握政治、經濟、教育、文化和媒體的大人世代們,那些老舊的制度和觀念,才是需要被改革的。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