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設競選支出上限趁現在(王宏恩)

出版時間:2016/11/09

近日民進黨政府的各項經濟政策爭議,從砍假到偷拆,一種常見的說法是台灣選舉太花錢,所以候選人在選前靠財團的政治獻金,選後必須回報。假如這種說法是真的,且假如民進黨真的不想被財團綁架,那現在就是重新修法,把競選支出最高限額放回《選罷法》中的最佳時刻了。

美國經驗台灣勿跟

第一,全世界只有美國、澳洲與台灣沒有競選支出上限與超支的罰則。美國是因為言論自由並通過大法官解釋,台灣則是號稱拿掉罰則可以鼓勵誠實申報。但到底有無誠實申報,假如沒有配合中選會與監察院增加預算來提高查核能力的話,都是自欺欺人。
再者,美國各項實證資料都顯示,美國競選支出隨著沒有上限後逐年暴增,使企業左右政策的能力大增,也與近年來政治兩極化有因果關係。假如蔡英文總統覺得這不是未來台灣政治要走的路,那加回支出上限與相關罰則就有其必要。
第二,蔡英文總統四年前強調分配正義、也帶起三隻小豬的風潮。也許三隻小豬的政治獻金總額遠小於企業捐款,但一旦設了支出上限,那麼就能帶著台灣選舉擺脫政治獻金壓力的囚徒困境,這理論上對自己與對其他各小黨都好。
再者,在這個討黨產的時刻,假如同步把競選支出上限修法加回去,更是擺脫金權政治的重要宣誓。看著最近國民黨申請釋憲結果人數不足的前例,當初設計三分之一的門檻的也是國民黨,當時為了擋小黨,現在擋到自己。
同樣的,假如現在不修法的原因是想跟財團當好朋友,那未來選舉財團移情別戀的話,害到也將會是民進黨自己。

可避免被財團綁架

第三,今年總統大選剛結束,而下次九合一選舉還有一年半。每次任何要修選舉相關的法規,總是會被說選前改遊戲規則是各種不公不義。但現在離選舉尚久,各個候選人的競爭都尚未浮上檯面,此時改規則的話,就算是現有制度的受益者也沒道理反對。沒有比現在更適合的時刻了。
在修法細節上,關於第三人支出、關於獻金上限、關於查帳頻率與公開項目等都還可以討論,但光是加回支出上限與罰則這件事上,是可以也該開始進行的。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假如民進黨真的不想被財團綁架的話。

杜克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