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 不應該作為歧視的理由(吳承羲)

出版時間:2016/12/21

近日同性婚姻平權議題引起爭論,反對方在社群媒體以及報紙上,引用疾管署公布的愛滋病數據,並刻意加以曲解、醜化同志族群,將愛滋病和同性戀劃上等號,暗指男性間性行為造成疫情擴大、耗費金錢和醫療資源,同性戀者的權益不應該受到保障。這是很要不得的作法,因為不當的解讀,將使得仇恨、恐懼被擴大。錯誤的資訊,也將使得防疫工作更加地困難。
身為醫療工作者,在收集、分析流行病學資料時,目的在於找出致病、傳播的原因,並加以事先預防。當發現某些特定族群或行為是疾病的高危險群,此時要做的是設法促進他們的健康,防範可能的傳播途徑,而不是把它當成歧視和隔離的理由。例如,我們發現山地鄉居民、原住民罹患肝炎和肺結核的比率比一般人高,難道可以回到種族隔離的時代,要求他們不能和其他人上同一間學校、在同一個球場打球嗎?又,B、C型肝炎和HIV病毒的傳染途徑是一樣的,都是經由血液、體液和母子垂直感染,也會經由不安全性行為傳染。

最大敵人群眾無知

但我們不應該,也不會責怪得病的人都是性濫交、貪小便宜找密醫共用針具、器械;也不會刻意計算我們花了多少錢為每個孕婦做篩檢、每個新生兒施打疫苗、每個感染者的抗病毒藥物治療和定期篩檢,甚至說這些得病的人為什麼醫療費用要「全民埋單」。
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或者身邊的親友可能是帶原者,如果沒有適當的治療,當疫情失控,每個人都可能感染發病。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用同樣的標準,去看待HIV感染者和高危險族群,而是選擇用污名、歧視和隔離來看待?
一個不友善的環境,不但無益於維護群體的健康;錯誤的訊息反而會讓潛在具有風險的感染者,不管是同性或異性,因為得不到適當的篩檢和治療,使得疾病惡化,同時也讓HIV病毒傳染給更多人。如此一來造成的社會成本,其實遠大過於我們在防疫上的投資。
從過去的經驗可知,面對疾病,最大的敵人不是疾病本身,而是群眾的恐懼和無知。針對疾病研究所得的知識和數據,應該用來促進全民健康,而不是用來當作攻擊和迫害特定族群的武器。

家庭醫學科醫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