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維護李明哲人身安全(吳瑟致)

出版時間:2017/06/12

李明哲事件發生至今已近百日,北京5月下旬才對外說明李涉及「顛覆國家政權罪」,且已隔離監禁多日,在兩岸關係進入冷和階段,李案的發展過程既敏感又詭譎,整件事情已不只是兩岸問題,更是國際關注的人權焦點,未來會如何發展實讓人擔憂。
不久前,國台辦回答記者有關六四議題時表示「只有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便可了解,北京有意藉此警告外界「不要」介入中國的人權和民主議題,同時也讓中國維權人士知道和境外勢力勾結的風險及代價;中方對於外國及境外勢力涉入的敏感態度,尤其十九大年底即將召開,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小事化大且更為險峻。
日前,李明哲的妻子李凈瑜表示「不考慮聘請任何中國律師」,她認為中國法庭不文明也不具法制化,因而毫無信心,所以只能「緊緊的抱住文明社會的普世人權價值」來回應。對此,部分輿論不認同李妻的「高調救夫」,認為此刻應「低調營救」才是正確;筆者十分同情李妻營救夫婿的心境,也對中國野蠻行徑深感不滿,李妻以人權價值高度來訴諸營救的無奈,讓人佩服又不捨。
於情理來說,北京使用「顛覆國家政權罪」作為拘捕理由,這已是威權體制濫用政治心證的藉口,北京是否會因人權高度及國際社會輿論而退讓?筆者對此仍存疑慮,且不持任何期待。

法理恐是最後防線

從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來看,在偵查期間,家屬自己是沒有擔任辯護人的資格,就連在押時的會見和通信安排、不受監聽的權利、了解案情進度、調閱案卷宗等權利都加以限制甚至禁止,唯只能透過委託律師擔當辯護工作,可供家屬參考並提供協助的途徑相當有限,又加上對中國法律十分陌生,縱然可以探視當事人,但法律上的辯護資格只能是中國的執業律師;換言之,李明哲事件的現況,或許律師與起訴單位之間的法律攻防,可能才不會讓這場政治劇由中國主導,至少能對當事人的基本人身安全有所保障。
據悉,近期也有十多名日本人士因政治意識被中國關押,最後因採低調處理態度而陸續獲釋。
相較於此,筆者以為,雖然李妻及其親友訴諸人權高度及國際聲援的方式並無不妥,但若能結合法律面的配合,以及從我政府在有限渠道中配合協助,或許能讓李明哲事件在社會輿論和人身保護之間取得平衡,同時也不失為人權工作的基本信仰。
吾人建議,我政府應當主動提供相關法律的諮詢給家屬,同時,李妻及其家屬也可思考如何加以結合法律制度策略,唯憂背後過多的政治算計與操弄。
面對傲慢無禮的中國,毋須訴諸講情理和高道德,或許法理會是最後的一道防線,假若家屬過度輕忽,或僅採取國際輿論施壓,難保中共為了面子、黨意而讓李明哲的處境更為艱困,更難以承擔。聘請中國律師並不是向威權低頭的妥協選擇,而是試著走出一條解決之道,畢竟未來相關情勢可能會再出現,不只是為了李明哲,也對未來更多台灣人面對此困境時,可以是一種示範效果;同時,也讓國際社會看清中國法治精神不彰的問題,進而讓中國人權議題受到實質關注。

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