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強制就醫制度的光明與黑暗(劉潤謙)

出版時間:2017/10/06

近來未規則治療、病情不穩定之精神病患傷人時有所聞,造成社會人心惶惶,許多穩定治療、沒有危險性的病患也因此受到波及歧視。因此,如何讓患者接受治療以穩定病情,一直是精神科醫師努力的目標。但一紙判決,「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裁定106年度衛字第4號」直接裁定強制住院不符合《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14條第1有關自由權的規定,不但完全否定精神醫療過去的努力,也造成臨床上窒礙難行。

精神疾病影響的人的思考、知覺、情緒等,造成病人判斷力、行為能力缺損,做出傷害自己或是傷害別人的行為,此時病人可能因認知功能缺損及無病識感,往往不自覺自己生病了,需要他人協助就醫,所以在當下可能會違反意願。基於上述原因,「強制鑑定」及「強制住院」賦予精神專科醫師讓病患有接受治療並改善病情的機會,且根據許多研究皆顯示,大部分病人於治療後亦認為當時的治療是必要的。
為兼顧病人人權,《精神衛生法》於民國96年加入類似「人民參審」的審查會制度,已大量限縮醫師專業裁量權。目前《精神衛生法》針對強制住院規定:當病患出現「脫離現實之怪異思想及奇特行為,合併有自殺及傷人之虞」,可由兩名專科醫師診斷後送審查會申請強制住院,經會中三分之二委員同意後始得進行。制度運行多年,難免有其缺點:
1.判斷受干擾:由於醫師畢竟不若法官般超然獨立,判斷是否需強制住院時,往往受到社會氛圍及輿論影響,為病人及民眾安全考量下往往使判斷趨於限制病患自由。2.陳述不足:審查會無法實地審查病人,雖說目前會採視訊及電話方式輔助,但畢竟能給病患實際陳述之機會仍有不足。3.缺乏物證:醫師並非檢警,並無調查權,強制鑑定亦非陷人入罪,且治療講求時效性,大多憑病人、家屬、警消等人當場陳述後立即做出專業判斷,無法如同法官判案般講求人物證齊全。

修法成立專業法庭

醫界目前普遍認為直接回歸法院作裁定,應是較佳的選項,但仍有以下問題:1.法官專業不足:目前審查委員規定應有7年以上之相關工作經驗,若回歸法院,畢竟與刑事案件是否需收押有極大不同,每位法官能否對精神疾病有足夠深入之了解?2.時間緊迫:法官查案往往講求證據法則,蒐證時間可拉長,但審查須於幾小時內迅速作出裁定。3.單一裁決:審查會成員採討論及多數決,成員包含醫療人員、社工師、法律代表、病人權益團體代表等,組成多元,相較於法官1人獨斷,其決議是否反而更為周全?
綜合以上所述,目前作法對於病患至少有3層保障:1.兩位專科醫師初步審核。2. 準「人民參審」的跨領域7名審查委員(含法律及病權團體代表)三分之二同意。3.就算通過,仍有行政救濟及《提審法》做最後把關。
筆者並非法律專家,無法對全部法令適用的合憲性與合法性作出完整的論述,如果法界仍認為此不符合兩公約,由法律專業人士提出修法意見成立專業法庭應為較好之選擇。醫界並非沒有意識到法律的問題,只是醫者父母心,身心患者的苦,不只在於自己的健康,也在於周遭家人的照顧壓力及生命安全,強制就醫在目前醫療技術限制及外在社區照顧體系未能完備下,是病患還有其家人唯一的「救命繩」,醫師萬萬無法狠心做到為符合某條公約條款而對病人本身或家屬「見死不救」。

人權醫療求取平衡

此外,現行強制住院病患相較其他病患並無增加給付,但醫療端照顧上卻須花費數倍於一般病患之心力及成本,在強制住院制度與保障人權間須取得行政成本上的平衡,若讓醫師花費過多時間往返法院以至於荒廢醫療本身,恐有本末倒置之譏。

衛福部澎湖醫院精神科主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