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校狎女兵 噁問「想要嗎」

2度車內逞慾 利用權勢猥褻判5月

20906
建立時間:2017/10/13

【黃哲民╱台北報導】陸軍六軍團一名砲兵營少校副營長,前年利用督導業務之便,兩度在車內涉猥褻同一名女兵的胸部與下體,甚至邊親吻女兵邊詢問:「妳想要嗎?」女兵嚇呆沒反抗,事後副連長察覺異狀揭發。高院考量雙方達成和解,昨依兩個利用權勢猥褻罪,判處副營長五個月徒刑。可上訴。

陸軍六軍團砲兵營一名副營長兩度猥褻女兵被判刑五月,圖為該軍團砲訓。資料照片

判決指出,事發時女兵擔任彈藥兵,負責巡查庫房、檢整彈藥,副營長則負責督導相關業務,二○一五年十一月二日上午,副營長開自己的轎車,命女兵陪同到新竹彈藥庫清點彈藥,卻在午休時間載女兵到營外停在路邊,直接解開副駕駛座上的女兵胸罩和褲帶,撫摸胸部與下體,同時親吻女兵左臉頰,前後約五分鐘才罷手。

回營訴苦才揭發

女兵嚇呆不敢反抗,回營默不作聲,不料隔天又被副營長點名,陪同到桃園彈藥庫清點彈藥,也同樣在午休時間,被副營長開車載到路邊猥褻約五分鐘,這次副營長得寸進尺,邊親女兵臉頰邊問:「妳想要嗎?」女兵表明:「不要!」女兵回部隊後感覺又怕又噁,向學姊訴苦,被副連長察覺異狀問出實情而揭發。

怕遭刁難沒反抗

副營長堅稱和女兵交往中,不是長官壓迫部屬,且女兵在過程中還滑手機玩遊戲,甚至要求「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早回營區」。不過女兵證稱,第一次是副營長說要在車上午睡,她在副駕駛座滑手機,副營長突然靠過來又摸又親,她腦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應對,第二次因為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只好再搭副營長便車,不料「我還是被摸了」,女兵強調怕之後的業務工作會遭刁難,所以不敢反抗。
法官認定雙方事發前不熟識也沒私交互動,並無男女交往關係,副營長是利用部隊要求絕對階級與職務服從之便,使女兵屈從權勢任他猥褻,犯行敗壞軍紀。

考量雙方已和解

考量女兵表示已經和解,且希望事情到此為止,依兩個利用權勢猥褻罪,合併判副營長徒刑五月、得易科罰金十五萬元。

近年軍中性侵案例

2016年 陸軍8軍團王姓士官長多次將女士官推倒床上親吻、撫胸、熊抱猥褻,並傳訊「何時要來找我」、「房間等我」
結果:橋頭地檢署偵辦當中
2012年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北部地區前少將指揮官楊文鎮,對女士官掐奶、襲臀,還強摸私處說:「如果白虎(指無陰毛)就不好!」
結果:利用權勢猥褻罪判1年2月,得易科罰金定讞
2011年 陸軍朱姓上士深夜叫女士官到寢室性侵,見對方正值生理期,竟調侃:「男朋友沒試過闖紅燈?很刺激喔!」
結果:強制性交罪判刑4年定讞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