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你的勞資會議出賣你(林佳瑋)

4779
出版時間:2017/11/08

一例一休政策上路,勞動部半年不勞檢使得勞工申訴無門;在「輔導期」結束之際,執政黨立委又提出工時銀行,影響勞工權益甚鉅;近日行政院長賴清德新官上任,原訂蒐集各界意見到11月7日,結果11月6日就直接在行政立法協商會報中,宣布全部採用乙案,用「勞資會議或工會同意」大開工時條款後門,所謂的蒐集各界意見根本徒具形式。

《勞動基準法》是基於勞資雙方權力不對等所制定出來的法律,「勞資協商」看似中性,實質上是國家退位。用「勞資會議或工會同意」作為放寬勞動條件的要件,簡而言之就是「請鬼拿藥單」,如同賴院長處理《勞基法》修正草案的態度:「搞形式」。
台灣的企業工會組織率從民國86年的23%(1196家)、民國96年的17.4%(1112家)、再到今(106)年的7.7%(912家),受到工會保障的勞工數量不斷地往下降。因此,勞動部引進「勞資會議」的概念,用以取代工會,但卻忽略勞資關係中權力不平等的本質,以至於所謂的「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幾乎都是資方欽點的人選。此外,依據最新的經濟部統計數據,104年的營運中工廠家數共計有8萬3532家,同年度的工會家數僅909家,而勞資會議則是5萬6205家,換言之,還有2萬6418間工廠的勞工,連形式上的勞資會議都沒有召開,更遑論和僱主協商,也就是3成的工廠沒有「勞資協商」!

修法勿搞形式民主

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的選任,依據《勞資會議實施辦法》,有工會者由工會辦理選舉,無工會者由事業單位辦理選舉,可想而知,絕大多數勞方代表的選任是由資方掌握;雪上加霜的是,勞動部後續的錯誤解釋,使得工會的再度抵抗困難重重。以國內某知名、曾辦理過LPGA賽事的高爾夫球場為例,工會為了追討國定假日加班費而成立,但卻發現早在許多員工尚未任職的民國94年,勞資會議就同意使用四周變形工時,也就是林美珠部長口中連做24天也不違法的排班方式;更荒唐的是,隨後就再也沒有開過會,第一次的勞資會議明顯是為了替資方背書,因此,工會積極反對民國94年的勞資會議決議。
然而,勞動部曾針對某知名法商量販店爭議案個案函釋,只要勞資會議通過後,即屬永久有效,換言之,工會無法推翻過往勞資會議的決議,這難道不是嚴重牴觸《勞基法》所稱「有工會者由工會同意,無工會者由勞資會議同意」的運作邏輯嗎?相關的案例不在少數,勞動部縱容勞資會議淪為替資方背書的工具。
台灣工會籌組門檻過高,組織率不斷下降,更因為相關法規的不完善,使得許多工會被戲稱為「閹雞工會」,而數量龐大的勞資會議,其橡皮圖章性質更是無法確保勞工權益。一例一休修正在即,端出來的大菜卻是用「勞資協商」來涵蓋所有工時條文的變更,不論是鬆綁七休一,或是輪班間隔彈性化,使得勞工處在更密集的勞動強度。勞資關係中沒有平等可言,請行政院修法不要搞形式民主!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顧問、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