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302 婦癌末撐7年「捨不得離開孩子」

基金會編號 A4302

3483
建立時間:2017/11/09
阿麟(右)照料癌末太太阿英(中)吃飯,圖左為讀小二兒子小柏。

「我拖累這個家,他撐的很辛苦!」45歲罹患乳癌末期的阿英(張美英)哽咽說出對先生的不捨,一旁51歲先生阿麟(陳慶麟)鼻酸說,阿英罹癌7年多,「發現時就是末期,太太為了陪我們久一點,承受癌症治療煎熬,最苦還是她。」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麟嘆氣說,7年多前阿英生下么兒小柏、坐月子期間出現血崩,就醫檢查竟是4期乳癌,腫瘤數目太多又有擴散,無法手術,「那時住院不到1個禮拜就接到醫院發出病危,我都做了最壞打算,葬儀社都找好了,幸好藥物發揮效用病況逐漸穩定。」

小二子難過「不想看不到媽媽」

阿英說,自己懷孕期間摸到右乳有小硬塊,「雖有不好預兆,但擔心做檢查或治療,肚裡孩子會保不住,忍著不敢跟先生講。」阿英說,每個當媽的心情都一樣,「孩子的健康比什麼都重要,如今看著小柏一天天長大,我從不後悔當初隱瞞病兆,但唯一遺憾的是,我沒法帶小柏學走路、接送他上下課,做媽該做的事,覺得比較對不起孩子。」
阿英說:「我不怕死,我只是捨不得離開孩子。」讀小二的小柏說:「媽媽說,過一陣她要去當天使,不能天天陪我,我不想看不到媽媽。」
阿麟說,阿英癌症雖發現時已是末期,「但只要醫生說什麼治療,我們都配合,過程雖痛苦,但阿英已撐了7年多。」阿麟說,這些年阿英做了數不清次數的放、化療,又花了近200萬元做自費的標靶治療,「阿英的病情總是好轉又變壞,癌症已轉移腦、骨等多處,我每次都從滿懷希望變成失望,心一年比一年涼,但又覺得阿英能撐這麼久,已是老天有保佑。」

賣屋醫妻 借錢借到已無朋友

阿麟說,夫妻除7歲小柏外,還育有19歲讀大二小佳、17歲讀高三小郁2女,過往他做餐廳廚師月賺4萬多元養家,收支僅能打平,阿英病後,他辭去工作伴妻治療,為了應付醫療、生活開銷,只能用自宅抵押向銀行借貸,先後借了500萬元,借到銀行不願再借,又向親友借款近200萬元,「現在打電話給朋友,有些人沒接就直接掛斷,我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借到都沒有朋友了。」阿麟說,去年底將自宅出售還債,「但還不夠100多萬元,原本留著25萬元用來搬家、租屋及做餐飲小生意,希望能有穩定收入,又能兼顧照料太太,沒想到才做5個月就倒店,下一步路不知怎麼走。」
與阿麟一家同住的65歲岳母阿華婆說,除阿英外,她還有一子未婚,她原與老伴同住,8年多前老伴去世,不到1年阿英就發現罹癌,她便與女婿一家同住分擔照顧女兒及3外孫,近年來她靠老年年金、老伴半俸每月約1萬4000多元生活,如今這錢只夠付幫女婿付房租,現女兒走路吃力,眼睛也快看不見,女婿得和我輪流全天看顧,他沒法找穩定工作,只能做餐廳時薪工,每月收入僅1萬餘元,「女兒癌症已挖空家裡所有,又讓女婿負債累累,真的很無奈。」阿麟么弟說,一家7手足,這些年大家能幫都幫了,「哥為了顧大嫂,人憔悴很多,很擔心他跟著病倒,勸他為了孩子要保重身體。」

夫長期壓力 常哭泣現憂鬱病徵

醫院社工說,之前阿麟因自宅價值超標,無法核可低收入戶,現房子雖出售還債,但有些私人借貸舉證困難影響審查資格,目前一家無公部門社福補助,「每次阿麟提到妻子病況及經濟困境,總是忍不住放聲哭泣,已出現憂鬱症病徵,勸他尋求身心科協助,雖曾轉介慈善單位協助,但十分有限。」當地家庭照顧者關懷協助社工說,長期照顧失能病人,「顧到最後,錢花光了,人也走了,家屬常感覺看不到希望,情緒問題透過身心科醫師輔導、服藥還能緩解,但經濟問題很現實,需要各界資源介入。」阿麟說,他真的走頭無路,才打電話向蘋果基金會求助,基金會訪視後已先從「不指定」捐款中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麟讀高三的次女小郁說,媽癌症發病時,她才讀小五,「那天爸去上班,我和姐一進爸媽房間就見到媽血崩、床單一大片都是鮮血,急忙打電話給爸,我到現在腦子裡還是常浮現那時情況,好可怕。」小郁說,從那時開始,媽就是不停的住院、出院,身體幾乎沒好過,「雖害怕媽會突然走掉,但我很少在媽面前哭泣,媽很愛我們,她是那種看著孩子難過就會跟著難過的人,我不想讓自己的悲傷影響媽媽。」
目前阿麟的長女小佳在外地讀大二,平時靠打工負責自己生活,小佳說,自從媽生病後,家裡生活一直很緊,又有一大堆負債,她雖曾想過高中畢業後,暫停升學工作掙錢,「但媽說,不希望因為她的病影響孩子前途,只是目前學校偏遠,打工機會少,我會多找家教多賺點錢分擔爸壓力 。」

阿麟讀高三的次女小郁(前)教弟弟小柏做功課。

基金會編號:A4302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