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312「家不能沒有他」女盼癌末父堅持下去

基金會編號 A4312

2065
建立時間:2017/11/24
阿明(右後)手術摘取小腿皮瓣和骨骼重建口腔,小涵(右前)和媽媽桂花(左)幫爸爸的傷口換藥。

「在醫院實習看見癌症病人痛苦模樣,總會想起爸爸,心酸想哭。」讀護專正實習中的小涵哽咽訴說,51歲爸爸阿明(田光明)今年7月口癌症復發,已手術切除腫瘤,正同步做放化療,「這過程很難熬,希望爸能堅持下去,這家不能沒有他。」
報導.攝影╱韓旭爾

「我初次罹癌能過關,我相信這次一定也可以。」阿明見女兒為她擔心難過,語音含糊安慰小涵,他說,年輕時檳榔、菸、酒都來,9年前發現罹患2期舌癌,治療近1年才痊癒,從此戒除惡習,也過了5年追蹤期,以為就可遠離癌症,「沒想到該來的躲不掉,7月時牙齦紅腫疼痛,一檢查竟是癌症復發,而且是第4期,心裡怕是會怕,但還是要面對呀,我想活久一點看小涵結婚成家,我想當阿公。」
一旁阿明51歲太太桂花(張桂花)接著說:「當時看完報告走出診間,我的眼神都不敢看先生,也不知道說什麼話安慰他,兩個人沈默10多分鐘,接著我抱著他一直哭,說以後我們怎麼辦?要怎麼生活?反而是他安慰我,『我們就盡量禱告,盡力配合醫生治療,會醫好的。』,看他這麼勇敢,我的心情才平靜下來。」

未生育子女 將外甥女當親生養

桂花又說,夫妻倆沒生孩子,小涵是她三姐女兒,「姐夫早逝,13年前三姐因腮腺癌去世,22歲的小涵從讀小三時就由我們撫養長大,她叫我們爸媽,我們也把她當作親生一樣。」
桂花說,夫妻早年在鴨隻屠宰場工作養家,旺季兩人每月能掙5萬多元,每天半夜3點就要出門,9年前阿明初次罹癌時,治病花光約20多萬元積蓄,之後他體力大不如前,改做除草零工,而她自己有糖尿病、高血壓及痛風等慢性病,也漸漸無法勝任屠宰場工活,近幾年到精油工廠做日薪工,夫妻倆每月只掙2、3萬元,原本生活就吃緊,如今阿明癌復發,「嘴裡全是傷口,已經張不開,只能喝流質食物,光營養品每月就要8、9000元,我利用陪他治療空檔做工,賺得也不夠付營養品開銷。」
小涵說,記得小時放暑假,家裡沒人可照顧她,爸媽總會帶她一起到屠宰場工作,「那時天還沒亮就起床,工作時他們身上都是鴨血的腥臭味,媽媽一直動手挖鴨隻內臟,手肌肉發炎從沒痊癒過,痛到受不了就打止痛針。」

國中到護專一路打工分擔家計

小涵說,她知道爸媽養家很辛苦,從國中寒暑假就到餐廳打工,上了護專也一直半工半讀分擔家計,「我頭腦在讀書上不是很聰明,打工也佔去一些時間,以致無法準時完成學業,只能延畢補學分,現每天需到醫院實習,沒領薪水,她也沒時間打工了。」
阿明說,他癌復發後,小涵原本打算放棄學業去工作養家,「我國中沒畢業,一輩子只能做勞力粗活,很累又賺不到錢,我不想因為我的病影響女兒的前途。」桂花說,小涵有這個心就夠了,夫妻倆很感動,「我希望她能完成學業當護理師,有一技之長,才不會像我們一樣過貧窮人生。」
小涵專科老師說,小涵個性溫和又待人和善,很適合做護理工作,「她在術科、與病人的應對進退都很好,只是在學科上需要再加把勁,多花點時間看書,她離畢業、考上證照只差一點距離,常鼓勵她不要輕易放棄。」
採訪到傍晚時分,小涵燒柴準備熱一家洗澡水,「一桶瓦斯要800元,真的好貴,撿柴來燒洗澡水、喝的開水,能省盡量省。」接著小涵又將親戚送小米藜麥煮成粥,配上蒸蛋、豆腐乳,解決一家晚餐,小涵苦笑說:「我們一向吃的簡單,很少買魚肉,以往爸會上山打獵抓山豬,有抓到才有肉吃。」

3口靠補助每月6115元難敷醫病

桂花二姐說,一家4姐妹,除小涵生母已逝,大家各有家庭負擔,娘家媽媽老邁臥床安置機構,原本桂花還需分擔每月4000元費用,如今妹婿病倒,「我和大姐負擔媽媽安置開銷就很吃力,實在沒能力幫妹妹。」
當地村長則表示,阿明一家長年經濟就不好過,逢年節或有慈善單位救濟,都會送米油等物資協助。當地鄉代表說,阿明一家補助僅有小涵低收每月6115元,已協助申請公所急難金,桂花偶做零工收入難敷醫病生活,並轉介蘋果基金會襄助, 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小涵燒柴煮一家洗澡水。

基金會編號:A4312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