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340 孝子顧癱父卻四肢重傷 憂「靠什麼養家」

基金會編號 A4340

4476
出版時間:2018/01/03
阿幃(左)車禍身受重傷,已無力照顧脊損的爸爸阿輝伯。

39歲阿幃(邱柏幃)虛弱癱坐輪椅上,他3個月前因車禍導致四肢多處開放性骨折,阿幃無奈說,回診時看到自己手腳X光片,「被骨頭破碎情況嚇到說不出話來,我想會好也不會完全了,很擔心接下來的人生毀了。」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幃說,自幼父母離異,62歲的爸爸22年前因車禍脊損、頸部以下癱瘓,多年來父子兩人相依為命,白天居服員到府幫忙照料爸爸2次共3小時,他還能外出做裝潢零工月賺2萬多元養家。

父嘆兩人皆因車劫重創

阿幃說,不料去年10月他騎車回家途中,竟遭對向超車不當汽車迎面撞上,「當下我噴飛掉到3公尺水溝裡,路人及時把我拉起、叫救護車送醫急救,我雖清醒,但搞不清自己傷勢,只覺得全身不能動,爸請朋友帶他趕來急診室,他一見到我雙眼開始飆淚,那時我才驚覺是不是受傷很嚴重,不然爸怎麼會這麼難過。」
阿幃爸爸阿輝伯心有餘悸說,當時阿幃床單、地上滿滿都是血,急診室醫生建議要到大醫院才能治療,轉院後診斷阿幃雙腿粉碎、開放性骨折,右手閉鎖性骨折,左手皮膚肌肉被削去一大塊,鼠蹊部也受創嚴重,「我自己因車禍只能癱在床上度過餘生,沒想到兒子也碰到車劫,還好他沒傷到大腦脊椎,這是不幸中的萬幸。」阿輝伯說,現阿幃雙腳還不能動,無法自理生活,為了方便就醫復健,只能暫時先借住前妻二姐家,起居靠前妻阿綾嬸幫忙照顧。

高二棄學無悔為父把屎尿

阿輝伯嘆氣又說,他除阿幃外,還有1女已嫁,自己壯年成癱,「當時阿幃才讀高二,毅然決定放棄學業幫我把屎把尿,20多年前靠著肇事者理賠、勞保給付共200多萬元還能應付開銷,近10多年,阿幃要顧我,又要賺錢,卻從不抱怨,他曾帶過3位交往女友來家裡看我,但都沒多久就分手了,我雖沒問原因,但我想,家裡有個整天躺在床上的老人,哪個女孩敢嫁?都是我耽誤兒子的人生。」
阿輝伯說,阿幃受傷後,難免心情低落,「我只能以車禍受害者過來人身份勸他,再慘也沒有爸爸慘,但就算不能接受,現實還是如此,只能去面對!努力復健,一定會好的。」阿幃說,他謀生本錢只能靠勞力,現在手腳重創,「醫生要我做好長期復健的心理準備,只怕萬一將來沒法搬重物,或在梯子上爬上爬下,我要靠什麼養家?」
阿幃59歲的媽媽阿綾嬸說,她原本做醫院看護、租套房獨居生活,兒子受傷了,只能放下手邊工作幫忙照顧,「這次阿幃手術使用自費醫材花了約23萬元,肇事者表示他經濟也不寬裕,已盡力先幫忙付了12萬元,其餘只能先辦欠費分期繳還。」阿綾嬸說,阿幃平時掙錢只能打平父子生活開銷,全無積蓄,「我存款只有2、3萬元,買了阿幃輪椅、護具就沒了,我們要生活、阿幃回診都要花錢,只得先跟親友借3萬元應急。」阿幃妹妹說,她家裡3個孩子最大11歲,最小才4歲,先生做計程車司機收入只能餬口,也很難拿錢幫忙哥哥。
池姓肇事者說,他對於造成阿幃受傷很過意不去,「也了解車禍肇責自己要負大部份責任,會盡力先付清醫藥費,但我月薪每月只有3萬多元,又沒存款,雙方對於理賠金額無共識,後續只能透過法院訴訟解決。」

居服員見癱父憂子淚濕枕頭

每天到家裡照顧阿輝伯的潘姓居服員說,阿幃剛發生車禍那幾天,中午來餵阿輝伯吃飯,見他的枕頭被淚水沾濕一大片,「可見阿輝伯心裡真的很擔心,現阿幃暫住親戚家,沒法天天回家,我就盡量留在家裡久點時間多照顧他。」阿輝伯鄰居說,平時有空他也會到家裡幫忙阿輝伯翻身、扶他坐輪椅,「阿幃能顧爸爸這麼多年,很難得,是個很孝順的孩子。」
醫院社工說,阿幃父子為中低收,阿輝伯身障、慈濟補助每月約9000元,雖阿幃有勞保,但失能給付需待10月後才能申請鑑定,車禍理賠訴訟至少需1、2年才有結果,如今阿幃需長期休養及復健,故轉介蘋果日報基金會襄助,基金會訪視後,已先從讀者「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幃(右)無法自理生活,起居全靠媽媽阿綾嬸照顧。

基金會編號:A4340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