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341 單親爸二度罹癌怕過不了關 「兒怎麼辦」

基金會編號A4341

3072
出版時間:2018/01/04
小毅(右)幫爸爸阿利清潔耳癌分泌物。

「醫生說我營養不良沒法做化療,要多喝安素養胖才行,但1天就要300多元,我喝不起呀!」57歲單親爸阿利(蕭勝利)無奈感嘆,他去年(2017)9月發現罹患3期耳癌,「現只能先做放療,很怕過不了這一關,15歲的兒子怎麼辦?」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利12年前曾罹3期喉癌,術後依靠氣管造口呼吸,需使用人工發聲器說話,他吃力用著沙啞語音說,去年7月時左耳發癢又流出白色分泌物,到耳鼻喉科診所看病找不出病因,9月中到大醫院才檢查出罹患耳癌第3期。

曾罹喉癌已「拖磨人生」 現又罹耳癌

阿利說:「得喉癌已讓我日子過得人不像人,拖磨人生,現在癌症再來一次,曾想過不要治療、順其自然,但獨生子小毅才讀國三,我離婚時這孩子才3歲,媽媽從來沒來看過他,現在又遇到我這樣,再怎麼痛苦,我也要多撐幾年到他獨立,不想讓兒子孤苦無依。」
阿利又說,他年輕時租地務農為業,12年前喉癌治癒後,體力大不如前,無法再做粗活,「雖曾四處應徵工作,但老闆都說等通知,全無著落,只能偶爾做資源回收場零工,月賺3、4000元,加上低收、身障補助共約2萬元,光應付房租生活頭殼就要抱咧燒(台語:意謂很吃力)。」
阿利說,為了省錢,「趁市場要收攤時,便宜買些菜葉毀損、賣相不好的蔬菜,家裡冰箱老舊,門都關不住,沒法修理,又沒錢買新的,只能先用膠帶把門黏住。」阿利說,現在到醫院治療,雖常感頭暈,但坐公車不方便,坐計程車來回要500元,只能騎車前往,「邊騎邊休息,每次來回要1個多小時,為了省錢,這也是不得已。」
阿利嘆氣說,他因長年進食困難,平時都將蔬菜打成泥配白粥吃,身高180公分,體重才55公斤,「本以為只是瘦一點沒關係,沒想到第1次做化療驗血才知營養不良,當時輸了1袋血勉強打藥,之後驗血一直無法達標,只能暫停化療只做放療,這樣等於殺死癌細胞的武器只剩一種,很擔心效果不好。」

國三子淚泣「爸是我世上最親的人盼好起」

阿利讀國三兒子小毅說:「爸爸日子一直過很辛苦,連飯都沒法正常吃,只能一點一滴慢慢吞,有時還卡在食道,很可憐。」小毅說,爸告知又罹癌症時,「我忍不住一直哭,爸爸雖能給我的東西不多,但我知道他已經把能給我的東西都給我了,我對媽完全沒印象,爸是我在世界上最親的人,希望他能好起來。」阿毅說,他明年升高職後會半工半讀,減輕爸爸負擔。
阿利的朱姓友人說:「兩人10多年的老朋友了,阿利因喉癌後遺症,長年身體不是很舒服,有時天氣熱、汗流進氣管造口就會不停咳嗽,但他一直很堅強,只是再次罹癌,心情難免低落,常來關心他,鼓勵他振作,已借5000元給他應急。」阿利弟弟說,一家手足3人,阿利是大哥,「大家生活都很辛苦,想幫也沒能力。」
癌症個管師說,喉癌病人術後常造成食道狹窄問題,只能進食流質食物,易出現營養不良,這會讓人容易感染,也無法維持正常的免疫系統,平時就容易生病。如果再次罹癌,需再做化、放療,更需要消耗較多的熱量和蛋白質來做組織修復,「有許多病人最後不是死於癌症,而是因嚴重營養不良造成多重器官衰竭而死亡,平常應補充高脂肪、高蛋白食物,例如肉類、蛋類等等,對攝食狀況較差者可考慮使用市售醫療營養品。」
醫院社工說,阿利父子每月領有低收、身障補助約1萬7000元,房租需4500元,知悉困境後,已提供些許營養品協助,但因資源有限,無法全額提供,故轉介蘋果日報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先自讀者「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小毅幫爸爸將蔬菜打泥,方便進食。

基金會編號:A4341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