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344 壯年夫癌逝 病妻難育2女「恐慌無助」

基金會編號A4344

3659
出版時間:2018/01/09
阿芳(左)與女兒小慈(右前)、小慧在亡夫阿櫃靈前祭拜。

50歲阿櫃(潘銀櫃)1年多前罹4期肝癌,去年9月又發現齒齦癌,他雖堅強抗癌,但仍不幸於1個多月前病逝,採訪時,太太阿芳帶著17歲、15歲2女在靈堂前低頭摺著紙蓮花,阿芳哽咽說:「老公走了,好像這個家的天塌了,我好茫然!」
報導.攝影╱韓旭爾

53歲阿芳(陳芳子)又說,每次上香祭拜,「我總是對先生說,『老公,你安心去西天陪在菩薩身邊吧!我會好好把2個女兒養大。』但其實我心裡很怕做不到答應老公的事。」
阿芳說,家住偏鄉部落漁村,住處為屋齡50多年的老舊平房,過往她曾做民宿清潔工,但自從5年前因自撞車禍造成左耳失聰、腰椎脫滑壓迫神經,心臟也有毛病,走幾步路,腰、腿就痛到受不了,已好幾年無法工作,家計全靠先生做近海捕魚、除草等零工月賺約2萬元4口之家簡單度日,如今先生走了,「面對將來生活,我很恐慌和無助!」

積極治療只為再賺錢養家

記者初訪當時,阿櫃當時仍住院化療,他雖因治療副作用嘴破、腹瀉嚴重,眼眶滲出血絲,但他仍對自己病情樂觀看待,當時阿櫃說,兩種癌症都是發現時已末期,「自己當然很震驚害怕,但醫生都還願意幫我治療,應該還有機會,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雖不知還要在醫院住多久?但為了把病治好、再賺錢養家,再多的痛苦也要往肚裡吞。」
阿櫃生前曾感嘆,自認一生中沒做壞事,也沒害過人,想不透老天為何讓他一再遭遇病劫,可能是工作太操勞身體才出問題,「我對自己的命很看得開,就盡力醫,如果該走就走了,但就不放心妻女,太太身體也不好,如果女兒以後沒爸了,那……。」不料與記者談話才過1個多禮拜,他就不敵癌魔往生。
阿芳噙著淚水說,阿櫃臨終前,雖然意識昏昏沈沈,「但一直重覆對我說:『我愛妳,夫妻的緣份要結束了,妳要堅強一點。』我能感受到他是帶著牽掛走的。」阿芳說,阿櫃真的很疼愛她,「前陣子他見我因為脊椎毛病跛著腳在病房進進出出,他還告訴我說,要我先忍耐一下,等到他癌症治好,他就賺錢讓我開刀,要用自費的、比較好的脊椎材料,將來才不會復發,他明明自己身體已很不舒服,但還是會想要為我好,他怎會丟下我先走,我心痛到快死掉了。」

阿櫃生前住院治療癌症,阿芳(左)全天陪伴照顧。

高一女憶亡父工作很辛苦

阿芳17歲讀專二的長女小慈說,平時她和妹妹都是住校求學,只有假日才能到醫院看爸爸,「爸要走前那個禮拜天傍晚,我撒嬌說可不可請假留在醫院陪他,當時爸說,學生的本份就是讀書,要我們好好上課,他沒事,反正再隔5天就能再見面了,沒想到才過2天就接到媽打電話說不行了,我聽了整個人都崩潰,邊哭邊趕車到醫院見他最後一面。」
小慈說,爸生前最希望她和妹妹努力讀書,將來有一技之長找好工作,「將來我一定會照爸爸期待當個物理治療師,好好孝順媽。」
15歲讀高一的次女小慧說:「爸生前工作很辛苦,他都天沒亮就到海邊捕魚,以後再也看不見他撒八卦網的樣子了,我好想他!」
阿芳說,自先生得癌病1年多來,家中全無收入,約6萬元積蓄早已花完,這陣子全靠親友借貸近20萬元應付開銷,「我腰脊開刀自費醫材約要8萬多元,現在沒錢手術,只能先忍著。」
3口家僅靠母補助3628元
當地社工說,阿芳家位於偏鄉中的偏鄉,工作機會少,加上阿芳因腰椎、聽力有問題,很難找到合適職缺。阿櫃二姐說,她在醫院做清潔工,「自弟弟生病後,我和其他3兄弟這陣子已盡力拿出5萬元資助醫療費,弟這一走,弟媳很難撐家,但我們也沒太多能力幫忙。」阿芳說,她其他4手足都做近海捕魚餬口,「要顧自己家庭都很吃力,金錢部分能幫我很有限。」
阿櫃喪葬開銷已由農保理賠約15萬元圓滿解決,公所社會課承辦說,原本阿櫃和2女列冊低收,阿櫃病逝後,低收已取消,後續將改以阿芳為戶長重新申請,但阿芳為再婚,需列計前段婚姻所生2成年子女之收入,一家恐難符低收資格。阿芳說,與前夫所生2女雖還有聯絡,「但她們都已嫁人,家庭負擔也沉重,要幫我也無能為力。」目前一家補助僅有阿芳輕殘補助每月3628元,難敷3口開銷,蘋果基金會獲悉訪視後已先自讀者「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芳家為屋齡50多年老舊平房,天花板日光燈全用延長線插接電源,十分簡陋。

基金會編號:A4344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