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反民主價值的反同婚公投(江河清)

出版時間:2018/01/26

以保守基督教人士為主的反同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日前再度發起「婚姻定義公投」連署,並送交中選會提案,希望藉由年底的大選綁公投,一併衝高投票率。這個公投提案雖然字面上是「婚姻定義公投」,但實際上真正的目的是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稱作「反同婚公投」更適切。

為了辯護發起反同婚公投的正當性,反同團體在新聞稿中特別強調:「公投是民主國家的典範,民主制度是台灣的驕傲!」然而,用「民主」辯護反同婚公投,恐怕是對於民主概念的誤解,誤把民主簡化為投票數字的對抗,同時無視民主政治的運作,仍必須以社會平等與正義為基礎。
公投固然是重要的民主制度,民意共識對於政治運作也極為重要,但若把民主政治簡化成多數人決定,卻是非常危險的思考方式,尤其在缺乏平等對話的條件下,弱勢者的權益很容易在多數邏輯下被犧牲。對弱勢權益公投的結果可能只是反映社會偏見,而非社會正義,然後強勢者還可以打著「民主」的大旗合理化對於少數群體的壓迫。反同團體一再提起反同婚公投,就是為了操作這種多數邏輯,阻止人口明顯較少的同志爭取平等的公民權。

人權不該投票決定

大約半個世紀前,美國還有許多州明文禁止跨種族通婚,一直到1967年Loving v. Virginia案,美國最高法院才判定讓黑人和白人可以合法通婚。然而,根據當時的民調統計,其實有高達7成的美國公民反對跨種族通婚。這不禁令人思考:如果彼時也有人發起公投,結果會是什麼?用公投決定黑人民權是合理的民主方法嗎?用公投決定社會弱勢權益問題,真的算得上是民主嗎?
近年來,台灣的反同團體屢次倡議反同婚公投,許多社運團體也都清楚回應過:人權議題根本就不該投票決定。運用公投處理弱勢群體的權益問題,不但是對於民主的誤解、公投的濫用,也讓社會失去更積極促進公平正義的機會。事實上,去年同婚釋憲案,大法官的判決文也呼應社運團體的觀點:「同性性傾向者因人口結構因素,為社會上孤立隔絕之少數,並因受刻板印象之影響,久為政治上之弱勢,難期經由一般民主程序扭轉其法律上劣勢地位。」
在大法官釋憲主張同志的平等公民權之後,反同團體持續推動反同婚公投,這非但不是彰顯民主價值,反而是對於民主政治的羞辱。

民主不該服務偏見

最後,遺憾地說,我認為這些具有強烈宗教背景的反同團體永遠都不會放棄反同,就像美國種族通婚合法化半個世紀後,美國社會還是有一些極端的種族主義者。這些保守人士和他們的偏見不會一下子就消失,但我們對於社會正義與平等的價值不該為這些人妥協,我們的法律與民主制度更不該為這些偏見服務。

American University 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