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397 妻萬元薪難撐唇癌夫營養品 4口生計陷困

基金會編號A4397

5050
出版時間:2018/04/02
阿鶯(左)和讀小六的女兒小君(右)幫罹唇癌的先生阿意用針筒餵食營養品。

54歲阿意(黃順意)年初進行唇癌手術,摘取大腿皮瓣修補的嘴巴無法緊閉,說話語音含糊,阿意無奈說:「以前我很少生病,沒想到一病就是癌症,手術完臉變成這個樣子,還像人嗎?我都不敢照鏡子,唉!人生真很難預料。」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意邊說邊用衛生紙擦拭從嘴角溢流的口水,他說,今年8月出現嘴破1個多月都沒好,「到醫院醫生一看就說情況不大樂觀,我可能是心裡太害怕了,不敢接受事實,改看中醫,吃了3個月中藥都沒好轉,再做檢查是唇癌2期末近3期。」阿意嘆氣又說,腫瘤會變這麼大,一半原因是自己延誤手術拖來的,之後還又做放化療及整型手術,「不知何時才能再工作賺錢養家。」

嘴巴全傷口 月要補充營養品8千元

阿意39歲的太太阿鶯(宋翠鶯)是新住民,她用不流利國語說,先生嘴巴裡都是傷口,說話痛,吃東西也痛,體重瘦了6、7公斤,醫生說要補充營養,才有體力對抗癌細胞,每天得喝6到8瓶營養品,每月開銷就要8000元,她做零工每月才1萬多元,「買營養品就去掉一半,我好害怕他的病治不好,以後怎麼辦?我天天唸阿彌陀佛,求神保佑他治療順利。」阿鶯說話時淚水不停在眼眶裡打轉,內心不安表露無遺。
阿意說,夫妻育有1子1女,19歲兒子小智是他跟前妻所生,他與阿鶯則生有12歲讀小六女兒小君,一家與70多歲父母及單親育2子的弟弟阿孝租屋同住。之前他和太太都做磁磚填縫零工,每月薪水共4萬多元養家,收支差不多打打平。

父母皆病弱 暫送回鄉下由舅舅代照顧

阿意說,74歲的爸爸有高血壓、心臟病,75歲的媽媽則是有輕微失智症,又因糖尿病合併症視力不佳、左腿截肢,「我做零工,時間比較有彈性,媽原本靠我照料起居,現在我病倒了,弟上班白天都不在家,我擔心爸媽沒人顧,也怕老人家看了自己手術模樣打擊太大,會操煩,手術前就讓兩老到鄉下媽媽娘家暫住,由舅舅幫忙看顧,等到我的病好一點再把他們接回來。」阿意談話過程中,不時痛到緊蹙眉頭,停個幾秒才能繼續把話說完。
記者電訪阿意74歲爸爸阿東伯說,阿意很孝順,老伴抱上抱下、洗澡、帶去看病都是他在做,「這幾天打電話問他手術情況怎麼樣,他都回說很順利,但聽聲音話都講不清楚,我猜傷口一定很大很嚴重,一到晚上我就擔心到睏不下去,好好的一個孩子,怎麼會變這樣?」

女兒讀小六 19歲長子等服役難覓工

阿意19歲兒子小智說,他去年高職畢業,正等待服4個月兵役,原本都和爸一起上工當助手,「爸病後原本想去找打工,但不知兵單何時會來,找了幾家都沒人要用,只能盡力把爸顧好,讓媽安心做零工。」12歲讀小六的女兒小君說:「爸剛開完刀時,被他臉上傷口嚇到,護理師換藥時,痛到哇哇叫,我很難過,現在有時一閉上眼,爸爸臉上大疤痕就出現,我知道爸自己也很在意,常對他說,將來醫生會再幫你整型,要他不要想太多。」
與阿意一家同住的44歲弟弟阿孝說,手足有3兄妹,妹妹嫁至外地,「我工作每月收入僅2萬多元,單親養2個讀國一、幼稚園中班的兒子,自己開銷也很沉重,現只能盡力擔下每月9000元房租,希望大哥能加油把病治好。」
醫院社工說,阿意一家為中低收入戶,他每月營養品開銷沉重,已聯繫民間單位提供部份營養品支持,但無法長期供應,後續仍有漫長療程,妻子工作收入微薄,故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紓困。

19歲小智(左)教導讀小六的妹妹小君做功課。

基金會編號:A4397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
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